Unreal City,
Under the brown fog of a winter dawn,
A crowd flowed over London Bridge, so many,
I had not thought death had undone so many.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周叶】西洲曲 之一

 

南风知我意 吹梦到西洲

 

 

周府的小公子贵人语迟,五岁头上尚未牙牙学语。偏生玉雪可爱,凡是长辈抱来逗弄,皆用一双大眼直直望着,既不做声,亦不啼哭,神情宛如大人,真真招人喜爱,单是压祟的金稞子都收了一小盆之多。虽然也有碎嘴婆娘暗暗议论小公子是否天生不会说话,但他毕竟乖巧伶俐,又极听话,到底没人敢在老爷夫人提半个“哑”字。

直到那日七夕拜月,周夫人带着小公子和一众女眷团坐庭中乞巧,周小公子遥望天际,忽然开口,娘亲,那颗星是什么星?——竟是口齿伶俐得很。

周夫人自然大喜过望,边上女眷有嘴甜的,直说小公子命里合是天上星宿下凡,不然怎得这等聪慧可人?

小公子被娘亲抱在怀中受着一众夸赞,双眼却直直凝视天空,好似那颗遥远的、不知名的星辰比娘亲的怀抱和送到眼前的甜美糕点都来得重要,就好似这世界上只有他,和那颗星。

然而那究竟是什么星呢?众人望着,不知道星罗密布的夜空里周小公子到底是看见那颗特别的星辰。是牛郎,又许是织女,或许是一颗紫微星。周夫人说哎呀这可说不清楚,明天叫你爹给你找个夫子,读书识字,你懂得看书,就自己知道了。

周小公子点点头,这下又一句话不说了。

周夫人说到做到,于是真请来先生开蒙。周小公子这下用起大名:按着家谱一辈行泽,周老爷取端方之意,名之为楷。先生教周泽楷拜过圣人,上了香,又行了师徒之理,于是便坐下来,拉长声,摇头晃脑道:天地玄黄。本意是要周泽楷跟读,不想周泽楷直接续了下句:宇宙洪荒。先生以为家里人早教过他,便问下一句:日月盈仄。小公子道:山川润泽。

如是数十,皆能答对。这先生当日便去找周老爷,说贵公子已然开蒙,何故又请我来?

周老爷说,绝无此事。

先生大叹惊奇,将周小公子如何如何一讲,又道,这般神童,可是少见,以后必成大器!

周老爷一哂,顶多是小儿有些内慧,何至如此夸赞。他从别处听来,也未必不可能。

周老爷这般豁达,先生不免有些拍到马脚的感觉,讪讪不言。归来之后,无论周泽楷会与不会,只是一径教下去。周泽楷亦不管会不会,总是态度端正,有时拄着脑袋望天发呆,被先生叫起来戒尺打手板,也恭谨认错。

本来周泽楷的人生大抵像这些年代的富家公子一样,若足够好学勤勉的,一路考学上去,得个进士及第,走那为官之途;又或者中人之才,捐了功名免了徭役,做名田舍翁;至于那最下等浪荡纨绔败家者,估计也和他沾不上边。按理说应当如此的故事,传奇中则往往不然。周泽楷神童之名刚刚传遍十里八乡,府上来了个疯疯癫癫的怪道人,赖在门口不走,家人出来给他饭食也是不走,一口咬定要见周家小公子。家人好气又好笑,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怎么可能把小少爷给你个疯道士看。这道士也不知是疯是癫,横竖道:此子气运,合该入我道门,凡人承受不起,空自折寿。

家人怒了,抄起扫帚就想将人赶出去。却不料道士大笑三声,道:罢罢罢!即说不通,我来接汝便是!说罢起身,迤逦斜行而去。家人觉得奇怪,追了几步,忽起一阵狂风遮眼,再望去,那疯道人竟似凭空消失了。

这家人一合计,心里反而疑惑起来,一传十十传百,倒也传到周老爷耳中。周老爷自幼秉持圣人庭训,不语怪力乱神,自然不信,反将人训斥一顿。坐下来想想,好歹是在自家儿子院中多派几个护院。

周泽楷却不知外面纷纷扰扰。他每日读书之外,总是呆呆遥望天空,似是能从云卷云舒里看出什么似的。窗边绣花的乳娘看他这般,不由好奇,问他到底在看什么。

周泽楷短短说了两个字:星辰。

嗐,这大白天哪有星星?

乳娘以为周泽楷在说笑话,也未曾深究。

星移斗转,冬去春来,周家的小公子日日长大,昔年癫道人的狂言也早被置之脑后。转过年来,杨花初起,草长莺飞,周夫人带小公子去河边修禊。河边满岔岔挤得是人,皆伸张颈子看巫女舞蹈。周家自然占得高地上一片好位置,打了步幛,周夫人走得累了,坐下来任侍女打扇,几个族里孩子围着蹴鞠。那球上密密缠了一层花线,又结了络子,高高飞起来的时候五色的丝线散开,像只色彩斑斓的鸟儿不断张开翅膀,咻——咻——地,似是要飞上高高天空,再不回来。

忽然不知哪个一脚使过了气力,球飞出步幛,咕噜噜滚远了。周泽楷本来站在边上,不等人叫,一路追了出去。

河岸向下斜,球越滚越快。周泽楷人小腿短,眼看离球越来越远,忽然横地里伸出一只脚,一挑一勾,那球像黏在他身上一般,飞上脚尖,站上肩头,在头顶上打个螺旋,又轻轻巧巧落回他手里,往周泽楷眼前一递。

喏。

周泽楷目光上挪,看见年纪略大两三岁的少年,古怪精灵,眼角眉梢神气,像极了娘亲养的那只懒洋洋晒足太阳的大狸奴。他眨一眨眼,道,你蹴鞠玩得真好。

少年摇摇头,道,这并不算什么。

你还会什么呢?

少年一脸得意的样子:我会得可多了。

河岸上的人忽然多了起来。追过来的家人高一声低一声地喊着周小公子的名字。但是这一切都像流云一样远去了。那颗别人所看不见的星辰忽然发出明亮的光,它灼痛周泽楷的眼睛,他忽然了悟这眼下一切原是早已注定好的一场相逢。

而少年牵起他的手,道一声随我来,就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如两条鱼消失在海里一样不见了。

 

这一去,周家人再见到周小公子,就过了十年。

 

t.b.c.



先解释一下《知者不言》没有坑,然而我发现我需要好好复习一下全职原作了,所以等到考完试之后再慢慢写……_(:з」∠)_

其实最近各种死线甚多,然而控制不住摸鱼的手,随便摸个短段子,四五更完结吧!

我是有个有坑品的人【X

评论 ( 12 )
热度 ( 343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