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周叶】知者不言 2.

Warning:

比较纠结的现实向设定。更新不定,私设OOC有。喻王

感谢大家的留言(づ ̄ 3 ̄)づ 然而这篇文基本上我流放飞,不是上来谈恋爱的甜蜜故事,不适求轻拍。



这并不是第一次了。

地理相隔这么近的两支战队,一个是老牌战队,一个是后起之秀,见面的机会不多,但也没那么少,类似这种聚餐场合,一年也要有个一两次。像今天这样、察觉到身边人貌似不经意、但次数却好像略嫌频繁的注视,对周泽楷来说也并非第一次的经验。

如果要让他来形容这种经验,就是,叶秋似乎很喜欢看他。

这听起来很诡异,而且不免有过度自恋之嫌疑,因此周泽楷也没办法向另一个当事人去求证,更遑论和居于事外的第三者讨论。就连他第一次注意到这点,也是在去年的全明星周末上。

那一次主办战队特地在表演赛之后弄了个自助冷餐会,供选手们好好交流。大家都混在一个圈子里,经验都是相似的,因此关系往往比外界能想到的还要更友好一些,比如同一期的选手关系都不错,还有横跨好几个战队的吃货小分队专门交流各地美食经验什么的。这种场合下周泽楷往往无从发挥,自己夹了一盘子东西,找了个角落,闷头开吃。

然后他忽然意识到——那是一种奇特的、类似于直觉之类的东西,有人正在看他。周泽楷抬起头,茫茫然环顾一圈,只注意到对面桌子边上韩文清背对着他坐着,似乎正在和人说着什么。他微微错过身,本以为对面的人会是霸图队里的某个人,却看见一张预料中的面孔。

嘉世战队的叶秋。

短暂的瞬间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了一下。叶秋甚至对他微笑了一下,然后才收回视线,继续和韩文清说话。

这本来不值得放在心上,如果不是那后来周泽楷又重复发现了两三次——一次是他们都混在人群里,另一次是在聚餐的餐桌上。周泽楷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衣服领子没折好或者怎么样了,而叶秋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和其他人说着什么的样子就显得倍加可疑。

那天回到宾馆之后周泽楷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最近做了什么惹到这位前辈的事情,结论是没有。他和叶秋交集并不多,第一次见他还是去年的全明星周末,到现在为止不过是彼此面熟叫得上名字而已——哦,也许有一点不同,因为叶秋叫他“小周”。

叶秋说话是带京腔的。不是那种偏流气的、恨不得每个字都卷舌起来,字词都黏在一起不分明的京腔,而是那种稳重到了近于普通话标准、又比标准多一点圆滑的清朗的京腔。“小周”这个称呼像是机关单位里对于年轻人的叫法,但是叶秋念出来,字正腔圆,似乎含着一种亲昵的意味。

“……冯主席总是让我跟你好好学习,小周。”在他第一次被介绍给这位前辈的时候,似乎叶秋就大概是这样子、带一点开玩笑的语气一样说的,“实事求是一点,我也没有小周这条件啊,老冯是强人所难啊。”

那时候他似乎笑了笑。很多人都说叶秋说话毒舌,不过周泽楷没有感觉到。他觉得对方只是大部分时候都在说实话而已,包括说自己没有他的外貌条件也是多半真心实意的。之后几次见面,两人的气氛也相当友好,而在职业选手的Q群里,他只见过叶秋和黄少天斗嘴,自己却也是从来没有插上一嘴的打算的。

周泽楷想不明白,就把这件事情搁置了。直到下一次常规赛对嘉世,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他照例去做背景板,忽然注意到从不出席新闻发布会的叶大神正站在会场侧面,依然用那种带点微笑的懒洋洋神情注视着他,又在周泽楷真的看过去的时候转开了视线——事实上对方一会儿也就走了,就像他只不过是走错屋子,莫名其妙地跑到过来看了一眼而已。

于是周泽楷开始在意起这件事情来。人一旦在意什么,似乎就多少会杯弓蛇影,本能地就会发现更多例证来佐证自己先入为主的观点——周泽楷警惕着是否自己也陷入了这个循环中,偏偏每次又直觉到那熟悉的视线。

到底是自己想多了,还是对方真的在看?如果真的是那个人在看的话,又是为了什么?

周泽楷手上动着筷子,脑子里下意识转着这种无解问题,等到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送进嘴里的是一块小米辣,辣得他瞬间眼睛就红了。

深知自家队长战五渣的吃辣水平,目睹对方夹着辣椒往自己嘴里送的江波涛一脸囧色:“队长,这辣椒很厉害的,你还是去漱个口吧。”

“……”生理性眼泪都出来的周泽楷只能点头起身去了。好在包厢里就有洗手间,他进去将辣椒吐掉,漱了口,又捧着凉水洗了把脸,扯了两张纸巾擦脸的时候才发现纸巾盒上放着个皮夹。

前面的客人留下的?

周泽楷想着,顺手拿起来打开看了一下。皮夹里没放多少东西,透明口袋里是一张身份证,姓名一栏明明白白两个等线体:叶修。

周泽楷僵了一秒钟,视线移回左侧照片上——脸明明还是那张脸,名字却不是那个名字。

他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偏偏血液都跑到胃里帮助消化,脑袋晕沉沉抓不出个头绪,索性推门出去,直接将皮夹递给叶修:“……你的。”

“哎?”

“在纸巾盒上。”

周泽楷说,视线和名为叶秋的男人撞在一起。片刻之后对方笑了笑,伸手接过皮夹:“谢啦,小周。”

依然是那样很难学出来的,带着一点圆润、却并没有过分随意感的口音。周泽楷微微垂下眼帘,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一切,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2.

 

在嘉世客场对蓝雨打完之后,叶修一如往常地约喻文州出去饮茶。这习惯不知从何时开始的,也许是在两人发现彼此的“同类”身份那一刻,也许还要在此之前。喻文州有一次和他开玩笑说,如果他们俩能彼此看对眼,问题解决,皆大欢喜。可惜没有。或许是彼此都了解得太深,太明白彼此的秉性和个性,反而难以在肉体上擦出火花——俩人再怎么推心置腹,一Kiss就笑场也不是事啊。

因此兜兜转转到了最后,两人还是这样好友关系,打完比赛惯性聊天。尽管有些事情也说不出来,但有些事情还是可以说的。

“你们嘉世的团队赛打得越来越不好了。”

喻文州倒是挺开门见山。理论上一个团队应该越磨合越成熟,越打越有默契,但无论怎么看嘉世最近的团队赛都只有“生硬”二字可以形容,好几次都是靠叶修生生靠爆发手速救场。综合来看,表现甚至还不如第六赛季。

“转型期。”叶修靠在卡座沙发上,坐没坐样地说。

“……转得可够久的。”喻文州顿了一下才说。

茶楼禁烟,叶修随手在手里玩着打火机:“大不了,就把训练营新人早一点拔上来。”

喻文州知道很多事情也不能说得太细,顺口接下去:“有好苗子?”

“嗯,有个小孩儿不错。蓝雨那边呢,有没有好苗子?”

“一茬一茬收,总有好的。”喻文州瞥他,“老叶你那什么表情?别想着坐享其成。”

“放心,捞不过界。”叶修摆摆手,嘉世这摊事比他能透露出来的更复杂,他的处境甚至也比喻文州能猜到的更糟糕一点。

喻文州叹口气:“该说你是心大啊还是不拘小节啊……”

“这两个词有区别吗?”叶修抗议,“你怎么不说我心无旁骛专心比赛啊?”

“那就是夸你不是损你了。”

叶修难得无语,打火机又在桌上转了一圈,索性揣回兜里:“喂,你不收敛一点真的追得到人吗?”

“天长路远,慢慢磨吧。”喻文州一脸很看得开的表情,不过叶修有点怀疑这表情有多少是伪装的。他直起身子,凑近了些压低声音:“所以你在追的,真是你们队上……”

喻文州淡定地端起茶杯啜了一口:“并不是。你那个小直男呢?进展如何?”

“我可没说我喜欢他啊。”叶修说,“只是喜欢对方的颜而已。”

喻文州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说真的,你说的这个人,不会恰好我也认识吧?”

“你想多了。绝对是你不认识的人。”

叶修夹起一只虾饺,说谎说得毫无纰漏。


评论 ( 16 )
热度 ( 318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