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real City,
Under the brown fog of a winter dawn,
A crowd flowed over London Bridge, so many,
I had not thought death had undone so many.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周叶】知者不言 1.

Warning:

是个有点纠结的比较现实向的恋爱故事。原作向。更新不定。大概有私设和比较OOC。

为什么死线前的鱼这么好摸

 

1.


周泽楷从小不喜欢说话。

对他来说,表达自己——至少通过话语来表达自己——并不是那么紧迫而必须的事情。他习惯于先去思考,先去观察,再用简单的字句给出意见。结果是,往往在他说话之前,心急的人已经自把自为找到了解决方案,而周泽楷只需要接受就行了。因此之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周泽楷都被视为了听话的好学生的标杆,简直就是小孩子们最郁闷的“别人家孩子”的样本。

于是,当周泽楷高二决定休学去打荣耀的时候,几乎教人碎了一地眼镜。首先,周泽楷还打游戏?其次,他还认真准备去打职业比赛?这下不少人心里暗暗得意,单等着看他笑话,以后说起来就是“我们班原来有个优等生但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非跑去打游戏了”,就差给他用“泯然众人矣”五字盖棺论定了。

结果周泽楷不但没有泯然众人,反而越打越好。不但一出道就顶着轮回队长头衔,拿下当赛季最佳新人,更是一路表现飙高,隐然有成为一代大神架势。兼之人靓条顺,未以成绩服人的时候先代表轮回接了不少商业代言,更招来一帮颜粉——对此,不少荣耀老粉视所有周泽楷粉为跟风狗,认定他的粉丝简直损伤了电竞纯洁性,只知道看脸不知道看战术,恨不得规则都没懂就粉粉粉,粉啥?借用一位电竞论坛骨灰级粉丝的名言:“真正的荣耀粉,哪怕偶像是万年不露脸的神秘人也会坚决支持到底!”

周泽楷倒是一点不关心他的粉丝构成是到底多少是本质粉多少是颜粉,又要拍广告又要搞比赛,轮回队长很忙,忙到恨不得一天四十八个小时,回了宿舍沾床就睡。没办法,轮回老板雄心勃勃,融资大笔,坐落S市的俱乐部排名不是第一的,然而场地条件住宿管理却是一流中的一流,怎么来的?钱砸来的。可是这钱砸下去不能白砸,要的是成绩,一步步雄心壮志都写成标语贴在训练室墙上,第五第六赛季稳定迈进季后赛,第七第八赛季努力登顶决赛……据称这种毫不谦虚的做法是领队的管理学学习心得,战略目标要明确,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嘛!总而言之,新的选手买进来,战术要磨合,默契要训练,阵型要排布——就算周泽楷再不爱说话,这些事情也是必然要做的。好在前有方明华,后有江波涛,总算让轮回不至于变成沉默提督*手下舰队,点一下手指重组队形,点两下手指实行“Box-1”战术……

这样忙忙碌碌一直到了第七赛季开始,轮回就像一架终于过了磨合期的跑车,引擎隆隆作响,就等着驰上赛道,与诸老牌俱乐部真正一争高下。周泽楷也终于在忙碌中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节奏,神枪手“一枪穿云”的装备又经过一轮更新,就等着在比赛中绽放光芒。

一路斩落数个中下游俱乐部,轮回终于遇上了赛季以来最强的对手:H市对嘉世的客场比赛。昔年成就三冠王朝的嘉世俱乐部多少有些今非昔比,虽然大神叶秋仍然坐镇,和苏沐橙的组合也依然是不变的最佳搭档,但嘉世的战绩却不能和当年相比了。对于这点,有人说是因为叶秋年纪大了,所以反应手速都有下降,真正是“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但周泽楷却从不这么想。

叶秋很可怕。

也许他现在打得没有以前那么好看花俏充满表演性,但是“一叶之秋”这本应受到招式限制的游戏人物,在这个人的手下简直如臂使指一般灵活,每每战斗中周泽楷都有一种自己的套路被其窥破的感觉。虽然这并不是说周泽楷没有赢过叶秋,但是和叶秋的战斗往往会让周泽楷发觉新的可能。

原来还可以这么打。

原来这招还有这样的破解方法……

在团队战结束后周泽楷舒了口气摘下耳机:这一次他们两方算是打平了,嘉世团队战的小负拉平了之前擂台战里的优势。5:5,对于此时的轮回是一个拿得出手的成绩。他带领轮回战队走上舞台,和对面的嘉世战队握手。

这种镜头照得到人的场合,叶秋照例是不出场的,副队长刘皓领头极有风度地过来,和江波涛互相恭维一番——他当然知道周泽楷这个性格,也就除了问好之外没有多费唇舌,最后又对江波涛说:“今天晚上我们嘉世做东,大家一起吃个饭聚聚?”

若是两队关系不错,又碰上平局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局面,主场战队做东饭局也不算什么新鲜事。江波涛和周泽楷互相看了一下,周泽楷先点了点头。

于是结束了新闻发布会之后轮回也就没有先回驻地,而是等了一下嘉世。可惜大家还没走到休息室,就听到前面转弯处一阵女生的语声。众人都停下了脚,意味深长地看向了粉丝众多的队长。

周泽楷一个头两个大:“……我先走。”也不管到底这帮粉丝到底怎么渗透进来的,他将兜帽一扣,瞅了条岔路直接溜过去。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轮回众已经很习惯风头过后再打电话将队长召唤回来,也就先过去应付那些粉丝了。

周泽楷顺着这条岔道走到底,推开防火门,意外地发现外面是个小平台。十月的H市还不见秋意,空气暖洋洋地围拢过来,带着一股烟味……

烟味?

周泽楷探了探头,才发现门后面正站了个人靠在栏杆上,一手抱胸一手夹着烟,神态悠然自得,看见周泽楷倒也并不吃惊:“小周你怎么也跑过来了?烟瘾犯了?”

周泽楷笑了笑,叫:“叶神。”

万年翘掉记者会的嘉世队长点点头算是招呼,摸出烟扔给他。周泽楷会抽,不过瘾头不大,顶多是压力上来抽一两根的程度。不过既然叶秋已经认定他是跑出来偷闲的,他也懒得解释。

“忘了,小周你从来不带打火机。”叶秋说着又摸出打火机,可惜入手的重量让他“啧”了一声。

“今天出门得急,拿了个快没油的。算了。”他说着将烟头扣在随身烟灰缸里,“招待不成了,失敬失敬。”

周泽楷将烟盒递回去。叶秋顺手塞回去,说:“轮回越打越好了。照这个节奏,今年咱们大概会在季后赛碰上吧。”

周泽楷眼睛亮了一下。这确实是轮回这个赛季的目标,而且不止是再像之前一样季后赛一轮游,而是想要试试冲进决赛。叶秋似乎读出他的想法,说:“今年就想进决赛,难啊。先不说蓝雨微草,就算百花今年也有相当大的决心。你们的阵型目前还是灵活有余,持久不足。”

虽然这话对于刚刚在团队赛中输掉的一方来讲显得有点不合时宜,不过嘉世这次并不是最强阵型出阵,多少有点锻炼新人的意思;再加上叶秋的战术素养无可指摘,周泽楷也就认真地点了点头,将这点在心里做了个备注。叶秋看着他的表情,忽然道:“小周,你当年一定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吧。”

周泽楷挑了挑眉。

“表面上看起来特别听话。”对面的人漫不经心地笑着,眼睛却仿佛锐利地穿透了周泽楷的内心,“然而心里的主见比谁都强。”

周泽楷抿了一下嘴。这评价算是极少有了,某种意义上说得倒也没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有点不甘心就这么承认,正想着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已经响了。他接了电话,“嗯”个几声之后挂掉,对叶秋说:“叫我们过去。”

“走走走。”叶秋说着也就率先往外走,“今天是去那家XXX,新杭帮菜很有口碑。小周你吃得惯不呀?”

 

那天晚上的饭局倒也算宾主尽欢:饭菜味道不错,席间气氛和谐,大家友好地就最近各大俱乐部八卦和荣耀公会那点事儿达成了友好的交流。

周泽楷在这种场合自然是充分发挥花瓶的作用,基本只需要做四件事:微笑,倾听,点头和吃。在这过程中,他注意到有一道视线总是从自己的右边注视过来。

他很确定。

那是叶秋的视线。

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男人似乎总是习惯性地,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注视着他。并不是令人讨厌的视线,然而却也并不像其主人自以为的那么隐蔽。

周泽楷低头夹起一块素烧鹅。

他听见叶秋正在和人说着那些老选手——“临海的赵杨是个好选手,只可惜战队战队成绩一直不好”——然后感觉到那股视线在自己的脸上徘徊片刻又不动声色地移开。

他不动声色将素烧鹅送进嘴里,但不知为什么有点分辨不出应有的鲜味。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418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