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real City,
Under the brown fog of a winter dawn,
A crowd flowed over London Bridge, so many,
I had not thought death had undone so many.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韩叶】歧路 之九

前文链接: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之八


六解 千秋岁

 

直到签订合约那一日,也只有少数的狄人见到了容朝太子的真实容貌:向来,在周泽楷上战场厮杀的时候,他是惯常以一张青铜鬼面覆盖住自己的面孔的。这一手段往往被那些容貌不足以震慑敌军的武将所采用,而事实上只是看周泽楷这个人的话,大约不会有人想到他在战场上那般势不可当。

可现在没有一个人敢于轻视这貌似文弱的南蛮。

这一场从长崧关下延展开去的战火令北狄久违地尝到了战争的苦果。冬季苦寒加上各部首领各自为战的状况,终于在令狄人赤浪渡口一场大败之后彻底放弃了继续诉诸武力的打算,只能苦着脸坐下来谈判。而容军的胃口也大:上来便要磬南五县——那一带最是水草丰美,几近割下北狄一块肉去。

但今年是打不下去了。诸部首领谁也不肯在下一年决定大纛所归的赛会前折损人手,这契书终于是签了下来。

 

周泽楷一行人是在回程途中注意到有人跟了上来。那骑手孤身一人,似是没有带兵器,不紧不慢地坠在容朝使臣的队伍之后。

他的手下悄声禀告:“太子,那人还跟着。我们要不要示警,令他离去?”

周泽楷勒住马,回望片刻,才摇了摇头。

“略停片刻。”

“太子!”

周泽楷又摇了摇头:“无事。”

那跟着的人终于不再保持距离,而是策马又靠近了些。现下所有人都认出了摩诃部的年少首领。少年头戴一顶貂皮帽子,脸颊在冬季的酷寒里冻得发红,然而眼睛仍然明亮得像最早亮起的晨星。他立在马上,向这边拱手一礼:“邱非见过容朝太子。”

周泽楷举手止住随从,自己策马向前。他和邱非未曾在战场上真正碰见过,然而他亦清楚这年轻首领的战绩。少年修长的身体里蕴藏着潜而未发的力量,就像是春天的柳树那样柔韧。

或许有一天他们将成为彼此的敌人,再见的情景将是厮杀的战场,而不是这般平静的交谈。然而现在周泽楷只是平静地回礼,问,有何指教。

邱非的脸似乎更红了些。他瞥了一眼周泽楷身后的护卫,压低了声音,问:“我想请问叶修的事情。”

周泽楷略挑了挑眉。

“我知道我那一枪不可能真正取他性命。”邱非很快地说着,然而却掩不住脸上担忧的神情,“他是不是回了容朝……?他已经没事了吧……?”

周泽楷注视着他。他并不擅长言语,事实上他也并不清楚面前之人和叶修的关系。对于那位因故远走北狄却又在关键时刻反戈一击帮助容朝的将领,周泽楷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但是他总不会轻易将叶修的行踪泄露出去。

邱非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呼出一口气,道:“是我鲁莽了。我只是……不。没什么。”

最终摩诃部的年轻首领作别而去。少年的背影消失在苍黄的丘陵之间。远远地,只有风捎回来了古老的调子:

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周泽楷策马伫立远望,一瞬间似也触到了那种荒凉博大的感伤。但是长崧关仍等着他。苏沐橙和所有军队仍等着他。他们再度出发了。荒草渐渐稀疏起来,青砖垒造的关城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内。这关城后是他的、他们的整个大容——春日宫墙边新绽的柳枝,夏日太液池盛开的荷花,秋日里走街串巷小贩担头的一枝红叶,冬日茶炉边腊梅幽香……周泽楷想起那整个巨大而黑暗的宫城,像一池无法见底的池水,官家那永远带着倦色的脸庞从池水底端浮起来,惨白的,幽幽地注视着他。

而长崧关终是近了。又近了。他现在可以看到站在门口迎接他的人:仍然扎着绷带的韩文清,不苟言笑的张新杰,他的先锋官,副将……以及,已经换去了道袍、身着一件青衣的王杰希。这仿佛将诸事皆盘算于掌心之中的男人注视着他,遥遥地向他行了一礼。

周泽楷忽然清晰地听见了,那一日响彻于长崧关上的战鼓声。

 

苏沐橙站在那间屋子的门口,几次举起了手想要叩门却又放了下来。当人们期盼一件事情已经太久,往往会愈发患得患失——她咬着嘴唇,能拉得动硬弓的手竟然举不起小小的门环。

一切都多么容易失去啊。即使她如此年轻她也已经懂得,亲人平平常常的一次告别就可以成为永诀。她的哥哥离开的那一天没有丝毫预兆,而叶修也是一样。他们从她身边离开,就像树叶毫无预兆被风吹落那样。

但是现在她不会再轻易放弃。

苏沐橙深深呼了一口气,举起手叩了叩门。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寂静。

苏沐橙又敲了敲。在她的心越跳越快几乎要跳出喉咙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它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沐橙?”

“……你现在不是应该躺在屋里休息吗?”

苏沐橙转过身,笑眯眯地盯着拄着拐杖不知溜出去做了什么的某人。

叶修少有地感到了理亏。他咳嗽一声——因为背上的伤声音假得不得了,手上却是小心翼翼地往身后藏。

“交出来吧。”

“什么?”叶修眨着眼,一脸纯良。

“烟丝。”苏沐橙两眼笑得弯弯的,“这时候抽烟对养伤不好,哥哥。”

这两个字出来叶修就只能投降了。他百般痛惜地看着苏沐橙接过了那只装满烟丝的荷包,简直像交出重逾性命的宝贝似的,长吁短叹地就差再来个一唱三叠了:“唉唉唉,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让火头老王帮我找到的,半吊大钱呢……”

苏沐橙一记眼刀杀过来,某人迅速消音。


之十



评论 ( 8 )
热度 ( 63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