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叶王】齐物论

整篇不敢放了放个番外

 

王杰希第一次遇见叶修的时候是在宿舍门口。后来名气冲出本系红遍安大的叶大才子那时候也不过是带着挥不去新鲜人气息的大一新生,穿一件安大男生标配一般的拉链运动衫,左手拎着热水壶右手夹着两个盆,显然刚从楼下采购回来,很认真地对他说:这位同学,你这天生异相,此后必堪大用。

他瞪他三秒钟:哪儿跑来的算命先生?

家传叶氏麻衣神相。

 

当然叶修根本是在胡诌。大二闲暇时候王杰希时候翻过一两本相书,照本宣科一一给宿舍同学看过,倒也将大家说得将信将疑。叶修自然也坐得端正叫他来看。

王杰希对着叶修研究半天,得出一个结论:你这是招桃花的面相。

叶修说这不能。你看哥多么洁身自好,十有五而志于学,全心全意为学术从来不对师妹出手。

忽略舍友一连串“烧了烧了炫耀什么”的大呼小叫,王杰希说:我还没说完——你是桃花有意,流水无情。

叶修笑着,半真半假地说着:那还得让王大仙来算算我这道流水最后流进那片湖里去了。

王杰希看着他,说:你这个人从来只会做自己愿意的事情,怎么可能为了别人改主意?

 

这话也并不是随意说的。当时一个宿舍里只有王杰希稍稍知道些叶修和家里那点儿事——那还是因为他是本地人,某一年临近三十年关忽然想起来有本要趁年假看掉的书落在宿舍因而蹬了自行车回学校取书,赫然发现他以为早就回家了的叶修正蹲在电脑前面玩游戏呢。

你不回家的吗?王杰希最后还是没忍住,问。

要是别人估计叶修也就编两句话蒙混过去,可惜王杰希不是那样可以轻易打发的人——就算面上不显,那心里也和明镜一样。最后叶修老实交代了他怎么因为选专业的事情跟家有点意见……王杰希听完了,说:那现在你算是离家出走了?

叶修咳嗽一声:请叫我有志青年。

那我请有志青年去我家吃个年夜饭如何?王杰希说得相当自然,——除非你迷恋学一的冬菜包子到了大年三十也得吃的地步。

……咱能好歹有点品位,迷恋个肘子肉成不?

说虽说叶修最后还是跟去了。要说不愧是王杰希的爹娘,看见儿子出去一趟带回来一个同学也没多问什么,张罗着给收拾了客房,叶修平日的厚脸皮在这种状况下也有点顶不住了,敛起散漫摆出好学生面孔,王杰希看了只想笑,心里觉得真该拍照留念。

 

那日晚上他们看完了春晚又吃了饺子,王杰希给叶修拿毛巾的时候,叶修难得认真地说了一句:谢谢。

这没什么。

王杰希说,而窗外烟花骤然炸开,爆竹声声将一年送去了。

 

之后几年里叶修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他又是系学生会长,学习又好,连演个话剧都叫一帮学妹打听:哎哎那那男主角是谁?据说还是编剧?相比之下专心学业的王杰希就低调许多,也属于拿奖学金毫不手软的角色。系里老师说起这两个学生都觉得,王杰希要是愿意大概真能做学术;叶修则一看就是待不住的。

王杰希不太同叶修问这个。他知道叶修从大三下就开始准备出国的一系列考试——叶修还认真问过他要不要一同准备。王杰希摇摇头说:我会申请本校直博。

那到时候我放假回来就蹭你饭卡了。

追求呢?

冬菜包和肘子肉就够了。

追求啊。

 

那天晚上他们俩还真去食堂切了二两肘子肉、点了个小炒回来谈心,还似模似样地开了两罐啤酒,从哪个食堂哪道小炒最好谈到哪个老师给分地道,闭架借书处的三个管理员哪个最勤快……最后啤酒下去了一半时候,王杰希问叶修——你会觉得自己有做不到的事情吗?

叶修也喝得有点上头,隔着一桌子菜凑过来看着他:觉得没把握的事情,有。但是,我相信努力总能解决绝大多数的事情。

王杰希盯着叶修看。这距离其实已经突破了所谓的舒适区,但是在啤酒轻微的醺然醉意里,他并不这么觉得,甚至觉得还可以再近一些。

再近一些?

他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然跳动如同奔马,又自顾自地问了下去:没把握的事情,是什么?

但是叶修没心没肺地笑了笑,然后重新拉开了距离。

——暂时保密。

 

后来他们毕业了。叶修拿到不错的Offer,在散伙饭上成了大家敬酒攻击的首要对象,可惜他足够厚颜无耻,竟然全身而退。喝完了一大半儿人成群结队准备去唱K,奈何叶修要准备行李就只好告罪先回来了。他往外走了没两步,听见后面王杰希叫他:等下,我一起回去。

B市的夏天已经迫不及待地来了,空气里充满郁郁水汽,路灯在银杏树叶之间漏下斑驳树影,夜市的香气摇摆不确,昏黄灯光里仿佛连身边的人都变得遥远,哪怕和熟识用具之间也会凭空生出千里万里的距离。王杰希和叶修一路走回去,随便闲扯几句,但说了什么好像下一刻就忘了。现在还不是最后的狂欢时候——真正大拨离校还要等到三四天之后,因此在阳台上晾床单的景致还没出现,只是门口照例站着一对情侣正在亲密。王杰希走进门里,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

——怎么,羡慕啊?叶修问。

多少有点。

王杰希说。喝过酒后脚步轻飘飘的,他甩甩头以压下心中那股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又说:我还没听过你唱歌呢。

那太遗憾了。哥当年在老家,号称情歌小王子……下次等我回来嘿。

我可不想听你唱情歌。

那唱什么?最佳损友?

王杰希叹了口气用钥匙打开屋门,转回了话题:明天几点走?

他没等到回答。屋里黑黢黢的,也不知道谁忘记拉开窗帘,只有走廊上灯光投进一点。他回身去开灯,却撞到叶修身上。

宿舍门被带上了。

这样的距离近得不合理,近得能闻到另一个人全然相异的气息,能听见彼此心跳的声音。叶修的手很热,搭在他背上。

你知道吗大眼。我确实想给你唱情歌来着。

 

那个晚上最后也和其他的夜晚一样平静落幕。第二天叶修一早走了,王杰希装睡,等宿舍门关上之后看一眼手机:五点四十三。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他念了两遍终于找到一晚上不见的周公。

这件事情没有开始自然也没有结束。王杰希照例做学术发论文,没什么别的可说,就是一年后给叶修写了封信报告了一下近况。

 

学校一栋一栋老宿舍楼拆过来,现在拆到四十楼。图书馆装修完了,闭架借书处填单子的地方终于连根笔也不给了。二教建好,但自习的人还是那么多。猪肉涨价,学一再也不卖肘子肉了。

但是还有很多事儿没变。

比如颐园后面那棵老青岑,南园里的流浪猫,比如我现在还是记得某人欠我一首情歌。

你没把握但又肯努力的那件事儿,现在还没变吗?

 

这封信迟迟没有回音,直到转过一个冬季,终于有人来敲响他的宿舍门。

不出意外地便是他的老战友。

王杰希看着他。而叶修装模作样地敬了个礼,说:

 

我最终流回湖里来了。

 

Ende.


评论 ( 32 )
热度 ( 382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