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real City,
Under the brown fog of a winter dawn,
A crowd flowed over London Bridge, so many,
I had not thought death had undone so many.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周叶】Lost & Found 1.

文前警告:刑侦Paro。OOC&雷注意。



Lost & Found

 

Episode 1. 凝视深渊

 

她情不自禁地注意到,对面的窗户上的排风扇正在缓慢地转着。

西斜的太阳从扇叶的间隙拉进来,一线时隐时现的血红色在过分空旷的地面上浮动着。她的视线随着那条线延伸下去:一副意味不明的抽象画正挂在间隔的板墙上,温暖的橘黄色和绿色撞在一起,足够明亮张扬,却也不失柔和。这里一定有人设计过,她想,或许是那些新锐艺术家……没错,上次丈夫是不是说过要找一个人来重新处理家中的装饰……这种事情她一向不感兴趣,说真的,她不能理解……

“——您所遇到的困难是什么?”

骤然响起的语声将她游走开的目光拉了回来。坐在对面长沙发上的亚裔青年看起来如此漫不经心,似乎对目前的整件事情都兴趣阙如。甚至就连他身上那件夹克也显得过分柔软,穿了太久因而失去了原有的形状。他看起来太年轻了,和他的名声相较,她想,我真的要把这件事交给他?

青年并不急于等到她的回答。他坐在那里,修长的手指交叠在膝上,像是你偶尔会在广场上遇见的和善的陌生人。如果说他也在评估她,那么这种意图藏得太好以致完全令人感觉不到。意识到这个事实,她下意识地挺直了后背。

但是她别无选择

已经太久了。言语积压过久以至于她要用一些力气,才能讲出这个简单的陈述句:

“我的女儿失踪了。”

对面的侦探微微挑了一下眉:

“哦?什么时候?”

“十八年前。”

 

 

周泽楷到达现场的时候,晨雾正弥漫于湖上,能见度只能勉强看见刚刚拉起的警戒线。他将风衣系紧以抵挡深秋彻骨的寒意,朝向鉴证人员们正在忙碌的现场走去。

这已经是一个月以来的第三起杀人案件了。对于拥有五百万居民的新城而言,这样的死亡数字本来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犯人显然具有他的禀赋。“这年头连环杀人犯都要想办法争取头条了,”他身边的老督察布鲁斯咳嗽了一声,将香烟按灭在随身的烟灰缸里,“见鬼的天气。——你要下去吗?”

他说着指了指湖岸。在浅滩的芦苇丛里,鉴证人员正穿着长胶靴在处理证物:尸体已经在拍照之后送往停尸房,现在留在原地的只有运送尸体的船,而在裹尸布上面散落着花朵和缎带,站在这里看起像是拍摄电影结束后的场景。

“烦劳。”周泽楷朝向督察点了点头。他从鉴证人员那里借了胶靴下到浅滩,干枯的芦苇令步行愈发困难。没有打扰正在收集证物的鉴证人员,他观察着被犯人用来运放尸体的船。洁白的亚麻布匹上并没有留下任何血迹或者挣扎的痕迹,除了些许纠缠着花朵而掉落下来的发丝之外一无所获。即使没有看到现场照片他也知道少女定然又是穿着白色的长裙,为迷迭香、三色堇、雏菊和紫罗兰所围绕着……

发疯的奥菲莉娅。

周泽楷又观察了片刻才上岸:即使他只停留了不到一刻钟,小腿也被冻得麻木。布鲁斯伸手拉他上来:“有什么新的发现?”

“基本符合前两次案件。”周泽楷慎重地组织词句,“受害人的年龄。谋杀的手法。以及对莎士比亚的引用。”

“那么你们能不能搞出来那个?媒体最近可都疯了,他们最喜欢这种犯人。”老督察说,不耐地指了指在岸上聚集起来的人群,“看。就像嗅到死尸的鬣狗一样。他们会让那个疯子更兴奋。”

我们同样可以利用媒体。

周泽楷想,但是他并不擅长说出来。负责对外沟通这件事一直是由江波涛负责,但是今天他没有让对方跟出来跑外勤。前两个案子的资料已经太多,犯人留下来太多无关的线索而将自己完美地藏匿其后,并没有一般“新手”那种逐渐升级的痕迹:没有草率的细节。没有越来越“精雕细琢”的趋向。甚至作案的时长也并不符合一般规律。这个犯人不同以往,周泽楷心中模模糊糊升起这种感觉,但是他轻易不会将未成熟的判断宣之于口。

“……今天能做出来吗?”老督察的话在耳边响起,“你们的侧写。”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

周泽楷说。

他的脑海里飞速地运转着无数种组合:理论。线索。可能性。——然而这一切并未通向一个恰切的解答。

时机未到

 

“你的宫保鸡丁盖饭。”

随着一客热腾腾的盖饭落在桌上,端饭过来的扎着围裙的年轻女子顺便也在他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又是好久没见着你。怎么,有了新案子?”

“不错。”叶修说着将一边的报纸折起来,“事关顾客的隐私,我是不会说什么的。”

陈果撇了撇嘴——这家伙一向这个做派。她指了指报纸:“你也在看那件事?”

“‘莎士比亚杀手’。”叶修抄筷子开吃,“记者连外号都想好了。”

“说起来,新城警局的行为分析组也是够倒霉。”陈果叹了口气,“他们大概上个月刚有了正式编制吧,从组长到下面的分析员,没一个是新城警局的老人,都是空降。现在新城执法系统上上下下,估计每个人都得多看他们一眼,偏偏第一件案子又这么棘手。”

“你信息还是真够新的。”

“毕竟我家也快承包了警局所有的外卖啊,虽然老爸大概没想到我大概会选择干餐饮吧。”陈果笑了笑,然而多少有点苦涩,“没办法。我大概这辈子都当不了警察了。”

叶修放下了筷子:“要我夸你是最棒的饭馆老板娘吗?”

陈果白他一眼:“听起来就不诚恳。”

叶修笑了笑,埋头继续吃饭。这时候门上门铃一响,一个穿着灰色长风衣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你慢慢吃,我先过去了。”陈果连忙跑到收银台面前。来人是来要外卖的,陈果依次记好,然后说:“十分钟之后给您送过去,可以吗?”

“我自己带走。”对方说。

“哎……?啊,好的。”陈果说一声之后跑进厨房。那人拉开一把椅子,在叶修的对面坐了下来。这方便叶修不动声色地观察对方:风衣里面是整齐的西装和领带,多少显得有些精英官僚气息,然而又和那张年轻的面孔显得不那么协调。之前单位的着装习惯?刚刚入职的不熟练?借服装来提升自己的地位?种种假设在他心底浮起,然而在他做进一步观察之前,青年已经抬起了眼睛回望过来。

叶修后背本能一凛。

不是因为偷看被发现引起的紧张。而是青年的眼神过于锐利,犹如刃器一般。

那些假设都不对。

叶修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作为示意。对方重新垂下眼帘,掏出了手机。不一会儿陈果将装好的几份外卖交给了等待的客人,青年拎起外面直接走向了对面的警局大楼。陈果转个身又坐到叶修对面,不意外地发现对方正盯着窗外:“猜猜这个人是谁?”

“从来没见过的生面孔。要我猜的话,他是那个新来的行为分析组的人。”

“啧。没劲。”陈果说,“记得提醒我一定不要和你打赌。”

叶修将最后一口饭扒进嘴里,盯着青年过了马路走进警局的大门。秋风吹动着他的风衣勾勒出优雅的身体线条。

“他叫周泽楷,是行为分析组的组长,年轻得可怕,据说之前的战绩也很可观,从总部直接调过来空降的。”陈果说起这八卦也兴致勃勃,没有女性不喜欢帅哥,“关键还长得这么帅。”

叶修靠上椅背:“周泽楷?好像有点耳熟。”

“不过算下来,你辞职的时候人家八成刚入职,应该没啥交集。”

“那家伙远比他看起来危险。”叶修嘀咕了一句,在陈果问着“什么”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那么,今天多谢招待。”

“我可是给你记着赊账的。”陈果白了他一眼。

叶修挥了挥手,将夹克穿上,压了压鸭舌帽就走了出去。

 

t.b.c.

评论 ( 42 )
热度 ( 256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