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韩叶】狭路(下)

链接: / 


20.

 

然而第七赛季霸图的战绩并不好。仅仅止步八强的季后赛战绩,让人怀疑起是否在嘉世的出局之后,第二年就轮到了霸图。这似乎并不能改变韩文清的决心,他那句“明年我们再来”*说得照样铿锵有声——只是别人却不再像以前那样相信他们的决心了。

只是当天晚上,韩文清难得在QQ上被老对头戳了——昔年的“一叶之秋”现在已经换成了“君莫笑”,头像是一个歪歪扭扭的“笑”字:

改打法了?

韩文清看着这条短短的留言,仿佛连失败的郁闷也被冲淡了些许:看出来了?

废话。就算别人看不出来,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我当然知道你一定看得出来。韩文清想,不自觉笑了笑。他举起手,打下一行字:明年的冠军是我们的。你要回来。

当然。

即使知道了嘉世已经拦在了他们的道路上,但叶秋的回复依然斩钉截铁,就好像那样的对手不过是不值得提起的存在一样。

 

韩文清没问对方夏休的打算。事实上他这个夏休也全泡在俱乐部,改变打法、研究战术——林敬言和张佳乐的转会逐渐在谈,周光义和季冷要交换出去,这事经理自然不可能完全不和主力知会。张新杰已经开始和公会一起为林敬言的新角色打稀有材料了;而韩文清则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衰退的手速之上,结合着他丰富的经验来试图磨砺新的打法。

那年夏日转瞬即过。全新的霸图在联赛里披荆斩棘,反而是兴欣在一路踏入线下赛之后却又因为“叶修”两个字多了一层谜团——这件事在媒体上吵嚷半天,不过在职业选手之间倒是平静得很。韩文清在接到叶修电话的时候,甚至没想到对方可能是为了这件事而给他电话。

 

“……所以叶修是我的真名。”

韩文清顿了一下:“所以你因为这个打电话给我?”

“我还以为你会生气呢。”叶修说,少有地带着一点不确定。

“名字重要吗?”韩文清反问,“就好像没了这两个字我就不知道那一个是你一样。”

“叶秋是我双胞胎弟弟,我们长得一模一样,你这大话说得有点早吧?”

“你可以试试,叶修。”

韩文清念着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却并不疏远。电话对面叶修笑了笑:“老韩,你这话说得就跟要拉我去竞技场似的。”

韩文清没有说什么。这一赛季的变化太多也太快,仿佛和叶修的交手都成了遥远的记忆。他们都在彼此的战场上往前走着,缺少了一贯交手的确证,竟然比一个更换的名字,更叫人感到骤然的失落。

“你得快点,叶修。别跟不上了。”

“你等着吧,老韩。”

叶修的回答却显得笃定。他们又简单地寒暄了两句就挂上了电话,韩文清直到这时才发现,从全明星周末到现在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而当初的那句话,仍然沉在那里。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对此不发一言。可又有什么事,正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甚至韩文清也并不急于去促进这种变化。一方面是因为他们都忙得无暇他顾,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近乎执拗地相信着只要还站在这片赛场上,他们就终将狭路相逢。

那已遥遥可期。

 

21.

 

——那一年的新队发布会上,率领着网游中拉起的草根战队一路挑翻豪门嘉世从而跻身职业联盟的叶修,在发布会的最后说了这样一句简单的话。

 

“我回来了。”*

 

韩文清晚饭的时候才在食堂看到那则新闻回放。边上张佳乐咬着筷子:“总算回来了。”

林敬言也有点感慨:“不容易啊。”

“都是下赛季的事。”韩文清仍然是不动声色、一张黑脸,放在桌下的拳头却握紧了。

“那当然。”张佳乐答得很是用力,“这赛季冠军是我们的。”

那天晚上韩文清打开QQ——某人仍然是没有手机。他在好友组里找到那个歪歪扭扭“笑”字,打了“恭喜”二字过去。然后,并不等回复就关上了电脑。·

现在他们要做的是全神贯注打好季后赛。

叶修得到了他的胜利,但韩文清还没有。

 

22.

 

善泳者溺于水。

第九赛季的霸图依靠着老将的力量而在常规赛中无往而不利,而最终的决赛,却也无奈地败在了这一点上。首度改变的赛制,长期的体力消耗,以及当时还没有被发现的、轮回技能点上的巨大优势,令得延长赛后的霸图终于还是败在了轮回手中。

在屏幕变成黑白之后,韩文清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再年轻一点的话,他或许已经一拳砸在操作间的隔板上了。但随着他接近而立之年,当年的那股血气渐渐成为一点磨折不去的韧性,失败并不会让他感到挫折——或许是已经太习惯于这种挫败了。

不过是再从头开始。

他静静地在操作间里坐了片刻才起身,开门走出去,去迎接他的队友。片刻后他们才发现张佳乐没有出来。

韩文清上前一步敲了敲门——或许有些人在那一刻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韩文清相信张佳乐不是个软蛋也不是怂包,那种人来不了霸图。事实上张佳乐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他的脸上有着遮掩不住的遗憾——但是就像所有的人一样,他也在遮掩着这种遗憾。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询问面前,反而是他先问着:“我没事,你们呢,有没有事?”*

“既然都没事,走了。”*韩文清挥了挥手,一个转身率先向台下走去。掌声在他们身后响起。对于霸图的粉丝而言,这遗憾的失礼绝不会影响他们对队伍的感情;而就像对于霸图的每一个人一样,这一失利也绝不会改变他们继续走下去的决心一样。

竞技永远都是这样。无论概率,无论感情,无论“应该或者不应该”。最后到手的,就只有单纯到直白的结果:冠军,或者不是。而这结果虽然重要,却从来不是一切。

那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面对着记者的提问,霸图的队长和老队员们,都重复着一句话:

“一如既往。”

 

那天晚上霸图没有组织什么活动——心理疏导也不急在一时。之前预定好的大餐本来没有取消,不过几个主要选手纷纷表达了“还有事先走了”之后经理也就给餐厅打了电话。韩文清和张新杰照例回了食堂,来帮忙的阿姨给韩文清的米饭上多盛了半勺红烧肉,到了张新杰这边,一板一眼的副队长说:“请还按原样给我,谢谢。”

这一天韩文清倒是坐到张新杰对面去了——他平常不和副队坐一起是因为张新杰从来不和别人说话,而今天他恰好不想说话。晚餐的时间过去得很快,他起身将餐盘放进拖车里的时候张新杰倒还在慢条斯理地对付面前的米饭。夏日的Q市晚上没那么热,他在外面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城市的地光依然过于明亮而遮蔽了所有的星辰,只剩下阵阵凉爽的晚风。这样的傍晚并不令人陌生,甚至第四赛季的那个晚上,他们一边大声唱着歌一边因了啤酒的醉意而摇摇晃晃往宿舍走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差不多的夜晚。

韩文清紧紧地握了握拳,大步流星地回了宿舍。这晚上本来不应该再做任何事了,偏偏他坐到电脑前面的时候还是本能地将鼠标移到了荣耀的图标上。他盯着桌面看了半分钟,反而是自动登录的QQ弹出个窗口。

君莫笑:

JJC XXXX,密码1234。

有那么一阵韩文清真的很想把电脑对面的人拽过来做点什么。问题这并不可能,他只能从抽屉里翻出张小号上了电脑,登录进入竞技场。

不出意外地,有个战斗法师站在那里。

“叶修。”

他说。

电脑对面的人说:“老韩,哭了没?”

“滚。”

“得啦得啦。好久没和你切磋了,来两把?”

韩文清哼了一声,迅速拉近距离,一招崩拳直取对面战法。叶修的小号也是一记天击——直来直往,两招一碰,相互抵消,到时就这么你来我往,打了起来。

那天晚上最后韩文清什么也没说。稍微过了两把叶修就说早点休息调整作息向你们队副队长学习,你当霸图老大也以身作则早点休息,不用远送了我立刻就撤。

即使这样说对方的小号也并没立刻下线。

韩文清听着耳机里传来的轻微的电流杂音,片刻后才道:“叶修。”

“哎。”

“明年我会赢你的。”

“没戏,我和你讲我们兴欣目标是夺冠。”

韩文清知道这并不是一句轻易的大话。如果说现在联盟中还有谁能做到这样的事,那就只可能是叶修。一部分的他甚至相信着这就将是第十赛季的结局,可是另一部分的他却不肯放任自己承认这样的事实:“我们会拦住你的。”

“赛场上见。”

“赛场上见。”

最后叶修的小号在下线的白光里消失了。韩文清退了游戏,整个人靠进柔软的座椅里面,放任自己在这短暂的时间中,想着千里之外的那个人。

 

那天晚上他很快睡着了,一个梦也没有做。

 

23.

 

经过了网游中闹哄哄的一个夏休期,第十赛季甫一开始,所有媒体都少不得分些关注给君莫笑和散人快打,韩文清自然也不例外。就算网游中已经有了对战的经验,到了单人赛的赛场上,又毕竟不完全相同。他和队员们一起看散人快打的视频时候忽然走神想起很久以前还没有荣耀联盟的时候,有个人在网上传过一段散人视频。那个人是叶修吗?还是苏沐秋?那天解散之后韩文清又去网上搜索一番,可惜找不到了。

后来他在QQ上碰见叶修和他谈起这件事,叶修倒也坦承,说并不是他们。倒是苏沐秋正是看了那个视频之后开始决定练散人——他敢折腾银武生成器,又肯定这种玩法有前途。

没想到升级一下子把这种玩法掐死了。

韩文清回他。

叶修慢慢打字回来(韩文清几乎能想到他在屏幕对面叼着烟漫不经心地敲键盘的样子),说:那是以前。后来不是又有神之领域了吗?韩文清同志你知道什么叫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吗?

韩文清当然知道现在的散人和当初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说彼此彼此,你也别以为现在的大漠孤烟还是当年的大漠孤烟。

前三个赛季被我打得不要不要的?

韩文清被他气乐了,心想早晚有一天也得让你不要不要的。当然他历来沉稳不可能占这点口头便宜,就如实回了两个字:等着。

来日方长,不在眼下。

 

第一次常规赛兴欣对霸图,结果不出意料,兴欣未能爆冷。这并不是什么新闻,因为兴欣虽然能够在和昭华贺武这种战队中占到便宜,但是一旦遇到蓝雨或者微草这种老牌劲旅,基本不存胜局。一些比较中肯的评论者,会认为集齐了叶修苏沐橙方锐三名全明星选手的兴欣实力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升班马而已,但是他们队伍短板明显,最终大概也就和雷霆三零一一样,只能为了季后赛的门票拼搏,达成大约一轮游的战绩——对于升班马而言,这并不算什么差劲的战绩。当然,网上也总有不同声音,像茶小夏这样的“脑残粉”总还是坚持着,认为他们能够创造奇迹。

但是从这场比赛来看,韩文清却很难对兴欣的未来下什么判断。也许兴欣可以打得更好。也许他们最终会受到那个和张新杰握手的时候手都在抖的新人牧师拖累而没法更进一步。但是谁说得好呢?在联盟刚刚开始的时候,谁的队伍都不是完美的,都是一个核心主力加上一拨良莠不齐的选手,跌跌撞撞在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联赛中搏杀出一条血路。

“你有没有回到第一赛季的感觉?”握手的时候韩文清问叶修。

叶修想了想,说:“没有。吃住和赛场都好太多了。”

韩文清打量着他。对方看起来还是一贯那个样子,并没有比第七赛季的时候更糟。但是作为队长,带这么一支队伍有多累——韩文清是一清二楚的。

可是他是没法对叶修说什么的,站在对手的立场上。或者说,他自己的做法也和叶修没什么差别,从第一赛季开始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始终都是在保证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刻的前提之下,将自己催逼到了极致。

所以最后韩文清没再说什么,叶修倒是说:“地主不请客吗?”

魏琛正好溜达过来:“哎呦老叶你的操守呢?你这不是敞开胸怀接受别人的糖衣炮弹吗这可不行!——怎么样小韩,这么久不见怎么也得请顿好的吧?”

韩文清心想这两人一队真是不能好了。问题是他还真没辙,最后点了头。最后反而是叶修说先记下来,赛季之间大家是对手,赛季结束才是朋友,到时候我 们要是去Q市可得把你吃穷了。

韩文清看着他,不转眼的,说一个字:“好。”

若是旁人看见韩大队长的黑脸,或许以为他是在生气了。但叶修知道他没有生气,韩文清笃定这一点。他目送着兴欣的队员们走下舞台,然后才和自己的队友们一起回到休息室,等待着新闻发布会。

 

24.

 

两人下一次见面是在霸图主场第十届全明星的时候。刚刚打了一场不要牧师的团体战,各位选手嘻嘻哈哈地一边叙旧一边下场,各自归队做鸟兽散。当天晚上韩文清便收到条不知号码的短信:

地主,不请个夜宵?

叶修?他回复过去。

对对,我借队里小安的手机。出来不?

嗯。

迅速交换了坐标,韩文清披起大衣就出去了。

冬天的Q市并不暖和,海风仿佛能够沁入骨头那样冷。兴欣的宾馆和霸图俱乐部相距不远,韩文清走到约好的中间点就看叶修正杵在人行道上点烟,看见他过来就招招手:“老韩。”

韩文清大步流星过去:“叶修。”

“怎么样,去哪儿?”

“这附近有家海鲜粥不错。”韩文清指了个方向,两人便沿着路走过去。Q市晚上海风挺大,叶修把领子竖了起来。韩文清瞥他一眼:“围巾呢?”

“想不起来。”

“……拿着。”

韩文清说着将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上面的牌子连叶修都认得,更别提山寨品遍及中华大地,叶修惊讶得将烟都按灭了:“我说老韩你不至于吧……”

韩文清索性也不等他接过去了,直接从袋子里抖出来围在叶修脖子上了:“你不是怕冷吗。”

叶修小半张脸被这么个暴力围法围在围巾里面,半句话蒙进去,呜噜噜的:“……怎么忽然想起这个。”

“那天看到,就买了。正好今天给你。”——韩文清故意没说前些日子他特地留意了一下,叶修今年还是没围巾。

“不便宜啊。”叶修感叹。

“是你一贯薪水太低。”

叶修笑起来:“薪水低又怎样,你养我啊?”

韩文清极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斩钉截铁吐出一个字来:“养。”

叶修咳嗽一声。现实不比游戏赛场,大漠孤烟一道直拳过来君莫笑能有十来种招架方法,韩文清这直球抛出来全在好球区里哪个受得了?好在韩文清却也没有继续将话题进行下去的样子——如果进行下去……叶修脑补了一下,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稍微走了不远便见到韩文清说的那家粥店。这时候不过八点刚过,天色虽然全黑了,店里食客仍然络绎不绝,热闹得很。韩文清也算是熟客,直接被店员引到一张角落桌子里,比较隐蔽,就算有人似乎注意到两人,往这边多看了几眼,好在也并没被认出来的样子。

“张新杰第一次找到这家店的,后来队里常来吃,味道不错。”韩文清说。

“啧啧,韩队长你行不行,找个饭馆都仰赖你们副队长。”

韩文清面对此种挑衅完全无动于衷:“你知道几家H市的饭店啊?”

宅男立刻转换话题:“不重要不重要。”

很快两人的海鲜粥便端了上来,热腾腾的白气扑面而来。韩文清先给他盛了一碗:“尝尝?”

叶修抿了一勺,粥很烫,海鲜的鲜味全在粥底,暖暖和和地一路从胃里暖到全身,之前从冬夜里走进来的最后那点湿冷仿佛也被驱走了,他感叹一声:“真不错。”

“Q市特产。有时候冬天出去比赛,晚上就想起这个。”韩文清说着,自己也慢慢吃起来。毕竟已经是夜宵,两人并没有什么食欲上的急迫,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全明星赛和荣耀里的那点事,唯一是略过了霸图和兴欣——两人都是队长,自然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叶修讲得高兴了又去拿烟,韩文清看他:“就不能少抽两根?”

叶修说:“习惯了。”

“我前年戒了。”韩文清说,“我还想多打几年。”

叶修笑了,说:“真好。老韩,荣耀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才让人一直想要待在这儿。”

韩文清挑一挑眉:“尽说这些。你停得下来?你要能停,今天会有兴欣?”

叶修的目光柔和了一瞬:“你想过吗,如果我们退役了,如果我们不再谈荣耀了,也许你会认不出来我。”

“荣耀从来不仅仅是个游戏,它是你的人生,我的人生。”韩文清并没过多地犹豫。这件事情对他而言,本来就很简单,“——我认识的,自始至终就是你,叶修。”

叶修抬起头看着他,以一种很少见的认真的表情注视着他。而韩文清的目光也并没有退缩。小饭馆里的嘈杂犹如远处的涛声一样卷进来,将他们卷进两年前的那个夏日的傍晚,那时候叶修还在嘉世,韩文清还没有改变打法,两人仍然在青春最盛的那个时候。

那时候一瞬的悸动,早已经在日月积累之间成为了更为深远庞杂的事物。即使没有人特意去做什么,他们仍然这样互相趋近着,犹如命中注定运行在相交轨迹上的两颗星球。早一刻,晚一刻,或许他们就将擦肩而过,在恒定的轨迹上相互远离再不复返——但是他们却相遇了,并任由彼此的引力,将他们彼此拉近。

韩文清不知道这一切对于叶修而言究竟会变成怎样。

但是对于他们将要去向的未来,他从未焦虑过。

 

最终还是叶修先收回了视线,指了指桌上都快放凉的粥:“吃吃吃。明天我们还早起赶高铁呢。”

“不飞回去?”

“冬休嘛,不那么着急。”

“你今年过年在哪里?”

“还在H市。沐橙和老板娘也在嘛。”

韩文清点了点头,说:“有人就行。”

“没人你要飞过来吗?”叶修说,又给自己盛了一碗粥。

“说不定。”韩文清说。

“别来,陈果见到你还以为我把门神请进来了呢。”叶修叼着鱼肉说。

韩文清给他一个白眼,起身又给他的空碗里盛上了粥。

那天晚上两人分手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两人从打烊的粥店出来,一路走到之前集合的路口——叶修要左拐,韩文清要直走。下一次见面大概就是常规赛,再之后,就现在谁也说不好了。

两人一并站在路口等红绿灯,韩文清说回去早点睡吧。叶修说你也是,一把年纪别熬夜。韩文清瞅他一眼,伸手将围巾拽平了:“怕冷就多穿点。”

叶修又咳嗽了一声。这家伙被人照顾的时候反而就会显得手脚都不自在起来,眼睛转来转去,最后说:“绿灯了。”

两人匆匆过了马路,叶修示意你先回去吧,难道我一个大老爷们还要送啊反正过不了几个月就见了。韩文清什么也没说,直接伸手将人拽过来,亲了下去。

——全是海鲜粥的鲜味。

一吻结束,叶修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异样,脸上那点红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怎的:“老韩,你可以啊。”

“情不自禁。”韩文清极诚实的,尤其是注意到对方脸上带上一丝笑意。

“……草。”叶修摸了根烟叼上,“我现在忽然很想去开房。”

“夏天。”

“……给你杆子你还顺着爬了。”叶修啧了一声,正好红绿灯也变了,他就索性一溜小跑过了马路。韩文清站在马路这边一路看着他,看见男人跑过去之后,极随意地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说:“决赛见!”

“决赛见。”

韩文清说完,转身朝向霸图的宿舍走去。入眠的城市用温柔的臂膀拥抱着他们,远处几不可闻的涛声唱着摇篮曲。

冬天过去便是春天。春天过去便是夏天。常规赛,季后赛,总决赛,然后,再一次赛季轮回。

纵使人来人往,年轮更替,他们也始终近乎固执地相信着。

 

只要还站在这战场的两端,他们就终将狭路相逢。

 

 

0.

 

第十赛季的半决赛中,兴欣和霸图的决胜局中,不约而同地,君莫笑和大漠孤烟出现在了擂台赛的首发名单上。

丝毫没有遮掩的擂台地图上,两个游戏人物出现在了全息的舞台上。

这是一场相续了十年的对决。

在漫长的时间里,一步一步,他们的距离被彼此拉近,最后终于从截然不同的处所,走到不容第二人同行的狭路两端。

在十年之后,他们仍然奔赴着相同的战场,并以一种最为炫目的方式,将彼此的梦想和坚持碰撞在一起。

这是什么也不能阻挡的。

 

荣耀的游戏并未结束。

而他们的生活正在开始。

 

Ende.



终于还是把叶神的生贺摸了出来。

这篇隔得太久太久,手感已经生得可怕了。只不过实在是因为最后只剩下这样短暂的结尾,不想就此坑掉,因此还是腆着脸填完了放出来。

一如既往。

能够说出这句话,其实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

希望我也能够像韩队那样,始终拥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以及与之相配的努力。


感谢亲爱的小风给我提供了很多Q市风物指导。 @满目山河 

评论 ( 5 )
热度 ( 199 )
  1. 梓昭.并无实体的城 转载了此文字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