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默俏】两不知 之五

#OOC注意#


送给拖我落坑互相督促割腿肉进度的好碎花~


六 酒亦倾


史君子注意到自家大儿子有点不太对劲,大概就是俏如来跑去庙里实习回来的事情。所谓不对劲也并不算是特别不对劲:他只是不过是返家之后就自己关在屋里埋头画画而已。乍看起来像是一贯努力的好学生似乎更加努力了,但是做父亲的还是本能察觉到似乎有什么正在发生。他思来想去,最后索性定下周末去温泉饭店度假,好好促进一下家庭和睦。

碰上魔世那边春假恰好在家的小空顶着一脑袋视觉系的绿毛,对于这个决定表示了强烈反对:“时间不太对吧老爹,都春天了还泡什么温泉。而且这是什么老土的家庭活动啊?要去好歹也带堂妹去嘛还有点青春气息。”

“我倒是想带你叔父和堂妹去啊,可惜罗碧还在生气……小空你一直说忙啊忙的好久没回来了,真的不一起去吗?倒春寒的时候正好泡温泉啊很暖和的。”

史艳文努力地向二儿子推介行程,敬业精神堪比旅行社社员。结果一边老三听不下去:“二哥你就别别扭啦,谁原来老怨父亲没空陪我们?”

小空“切”了一声:“我们本来还说还要去乐队排练。”

“和牛头尊他们?等等,人家是来旅游的你还抓人家排练排练,在魔世还练得不够啊。”银燕说。

“等等,什么牛头尊,人家孩子到底叫什么来的?”史艳文头疼,“小空你一直这么叫,上次过来做客的时候说了一次真名我都忘记了。”

小空摆摆手:“就算我去,关键还是大哥啦,大哥能去吗?这几天不是都关在屋里画画。”

正好俏如来推门出来,听见他们讨论,便道:

“我去。小空不去吗?难得一家人在一起……”

“好啦好啦,别碎碎念……”

小空虽然嘟嘟囔囔,终究是没有再提反对意见。

于是周日史艳文便开车带一家人直奔温泉酒店。这地方不太好找,一条小路绕来绕去绕进荒山野岭,鬼打墙也似,小空说这个气氛再糟糕一点就很像鬼片了。俏如来试了试手机导航也是信号区外。史艳文头上冒汗,面对老三“爸你真的认路吗”的质问也不予回答——好在最后绕过一个大弯,温泉酒店的建筑从树林中若隐若现,才让史君子松了口气。

小空跳下车,左看右看,问:“这地方也太难找了,老爹你怎么定了这么个地方?”

“罗碧上次介绍给我的,说是他发小开的酒店。”

银燕嘀咕:“……这种介绍词我怎么觉得这么耳熟……”

于是四人走进大堂,前台服务生热情迎上来:“欢迎光——笨牛?”

“剑无极,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银燕叫。

“打工啊。”

“打工?我记得上次你说是要来泡妹子——”

“哦,原来他是这么说的啊。”随着语声,一个穿着紫藤色浴衣的少女从后面转出来,连看都没有再看剑无极一眼就朝着史家父子四人走了过来,露出了极其标准的职业微笑,“欢迎光临,请问有预定吗?”

“笨牛你——”来不及生气,剑无极赶紧追在少女后面,“凤蝶,你就这么看我?难道我表现的诚意还不够吗——”

“温泉那边还没打扫。”

“……好啦!”剑无极哀叹一声,冲去后面。小空拍了拍三弟肩膀:“看来你这个损友有得磨啦。”

“哦,这位客人有什么意见吗?”凤蝶笑眯眯的。

“……没。”小空抽了抽嘴角。

很快凤蝶就引他们到定好的家庭套间:一间相当宽阔的和室,外面阳台上面布置着休闲椅和矮桌,可以望见远处青山,沿着木板铺就小路过去便是温泉池。凤蝶一一交代之后,又道:“如果你们看见主人——呃,就是穿着蓝衣服摇扇子的,不用理他就好。”

“会怎么样吗?”银燕问。

走到门口的凤蝶停住脚,想了想:“……倒也不会,除了大概会让你对人生产生一些怀疑吧。”

“看来这位温皇先生也是个奇人啊。”史艳文感叹道。

“叔父的交友圈子也是个谜。”小空大大叹了口气。

暂时将这位谜之老板放在一边,史家父子换好浴衣便去温泉。这家旅馆地处偏僻,景致却是极好,整体装修极有东瀛风味。四人清洁身体后下到温泉里,史艳文满足地眯起眼睛:“这个气候泡汤还是蛮舒服的。”

“啧,老人家的习惯。”小空说,脸上很快因为热气蒸腾而红起来。银燕研究了一下,说:“二哥,你在魔世是不是都晒不到太阳,怎么白成这个样子?”

“这是为了艺术,懂吗,艺术!”

“你那个视觉系我还真欣赏不了。”

“从来没指望你,你啊,牛就算拉到羽国也还是牛!这种事情就得问大哥,大哥你怎么也得多有一点艺术鉴赏力吧。”

俏如来突然被点名,还有些跟不太上状态:“啊……?”

小空眨眨眼,忽然凑过去小声问:“大哥,你是不是最近谈恋爱了?偷偷告诉我呗,我保证不和小弟说。”

“什……?不是啦。”俏如来脸也红起来,“没有的。”

他正想怎么解释一下,木条地板上又响起脚步声,还伴着冥医那熟悉的洪亮声音:“我跟你说啊苍离一会儿一定要浸到肩膀,你们这种伏案工作的人肩颈一定要注意保养知道吗?”

“唔。”照例是不经意的回答,率先走进来的男人在注意到池中的一家的时候停住了脚步。他目光在四人身上转过,最终停留在史艳文脸上:“史先生。”

冥医正好也转出来:“史艳文你们也在?温皇那家伙还真是交游广。这位是我老朋友默苍离,写侦探小说的。”

“默先生的小说我也拜读过,久仰了。”史艳文道。

“不敢。”默苍离简单回答一句。

冥医看了看史家四口,道:“带着儿子来泡汤,真难得你们一家这么和睦,现在年轻人都不太肯陪父母出来,你还真是好福气咯。”

“是艳文上辈子积德。”史艳文微笑着说。

本来望着远处的默苍离听到这句话又转过头来看了史艳文一眼,倒也没有插话的意思。冥医一边和史艳文聊天一边不忘叮咛:“记得泡到肩膀啊!”

于是默苍离往下坐了些。不过水确实很热,他坐一会儿又直起来些,又被关心“病患”的冥医按下去:“喂喂,要听医生的话。”

“精忠,”想起大儿子最近一直专心画画,只怕肩膀也负累不小,史艳文连忙道,“你也像默先生那样,多放松放松肩颈。”

俏如来脸红扑扑的,应了一声也坐下去些,留一个脑袋在水面上。他不太敢看向默苍离那边,却又时不时地看一眼。结果是他起来的时候才发现真的泡得太久,身上发软,只好躺在一边条凳上休息。


本节未完/两千党有两千党的眉角

评论 ( 5 )
热度 ( 34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