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喵星语

于夜的特典:)


1.


喻文州捡回来了一只猫。


前一天的雨下得很大,结果第二天喻文州下班回家之前,发现有一小团白花花的东西正凑在车子前轮胎边上。他凑过去看,发现是一只打湿了毛的小奶猫,两只眼睛黑黑亮亮的,叫起来都有气无力的。

喻文州于是心里一软,将小猫捧起来放在车里带了回去。叶修本来正在打荣耀,听见喻文州回来开门的响声里面混杂着些不同寻常的动静便跑出去:“——怎么回事?”

“今天在我车边躲雨的小家伙。”喻文州小心翼翼地将猫咪从外衣里捧出来,“很可怜的样子,我就带了回来。”

叶修低头去看那只小猫。样子不大,白毛被雨水沾湿了一缕缕贴在身上——也不知道是怎么流落到外面的,眼睛半闭着,鼻头似乎有点发红。

“……这样子可不行啊,还是去医院吧。”


2.


事实上是喻文州从来没养过宠物。

“……之前是家里有老人,后来就开始进了训练营当职业选手,自然也没想过养宠物,所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喻文州一边开车一边对身边抱着检查完打完针的猫的叶修交代。素来喻文州总是稳重踏实、不令人担心的样子,甚少有事情能令他感到为难——所以他现下这种微微焦虑的样子,反而让叶修觉得相当可爱。

“别担心别担心,咱们两个还养不好一只猫吗?”

大咧咧地说着这话的叶修也忘记自己和叶秋天天遛小点已经差不多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而且猫和狗习性完全不同。

小白猫开始几天还怯生生的,除了最开始将它抱回来喻文州还能稍稍亲近一些,对于叶修基本就是不理不睬乃至掉头就走的节奏。退役了的荣耀大神手里攥着根逗猫棒坐在沙发上却招不来自家猫儿亲近——这样的情景教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里出来的喻文州微笑起来。

“猫小时候都怕生的。”

他坐到叶修身边,说。

“……你又知道了?”

“百度经验。”喻文州实事求是。

叶修将手里转着的逗猫棒扔在茶几上:“猫这种东西很难养熟,说不定过几天就跑掉了。”

“那可未必,也许过两天就粘你粘得不得了呢。”

……这句话好像微妙地意有所指。叶修瞥了喻文州一眼,结果被恋人扳了脸吻住。夜色温柔,气氛正逐渐旖旎——直到发觉腹中空空的猫儿高高低低地叫了起来。

“……你没喂它吗?”

“我以为你喂了。”

依偎做一团的两人只好起身喂猫去。小家伙大张眼睛,粉红色的舌头舔着喻文州用猫奶粉冲出来的奶液,一副无辜的样子,弄得两位“家长”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3.


其实那天喻文州还有半句话没说:等到它开始黏人的时候,也许你就会想念它不理你的时候了。

事实上小家伙一旦把这个家视作自己的地盘之后就开始精神百倍四处蹦跶。叶修本来在打竞技场,被小猫当做树来爬,先是窜上脚面,热烘烘的一团——叶修也没理它,它就一路勾着裤腿儿爬上去,在大腿上没团个片刻就开始捉着叶修的胳臂打秋千——屏幕里的小战法瞬间吃了对手一记大招,本来被打得落花流水的对手都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自己怎么竟然能得手?

叶修咒一声爆发手速将对面菜鸟砍死,伸手捞猫。可惜小家伙动作着实敏捷,一来二去已经趴在键盘上不挪窝儿,喵喵喵地叫得极是无辜。

“是是,又要玩了不是?小祖宗。”

叶修说着伸手摸摸它的头,小猫高兴起来,朝着叶修的手指头就是一口,留下几个清晰牙印儿。叶修疼得直咧嘴,用另只手拎起它:“小祖宗你怎么没轻没重啊?”

正好喻文州端着茶进来,看见叶修手上的印子险些将杯子砸了。他先将猫关去阳台,然后回来翻了医药箱出来:“手,没事吧?”

“就是几个印子……别担心。”叶修倒是不太在意。

喻文州仔细看了一下,确认没出血,还是拿酒精消毒过,片刻后才说:“——所以,现役的时候我是从来没想过养猫的。就算是现在——”

“现在,打游戏不就是个娱乐?”叶修笑了笑,伸手握紧对方稍微变凉了的手指,“……你知道吗?你一紧张起来,手指就变凉。”

喻文州反握住对方的手,一时没有说话,只听见外面阳台上猫喵喵地叫着,煞是可怜。

“……放进来吧?”

喻文州叹了口气,终于起身打开阳台门。小猫坐在门口,尾巴卷在身前,一副可怜兮兮模样。

“下次不要咬了,”将小猫举起来捧在眼前,喻文州认真地说,“嗯?”

小猫睁大了黑亮的眼睛望着他,然后轻轻地“喵”了一声。


4.


周日吃完午饭叶修坐在客厅电视前面和喻文州两人打PS,打了一会儿单位来了电话找他,叶修跑去书房弄东西。喻文州将游戏暂停,吃完饭的困劲儿上来,也就靠着沙发睡着了。

等叶修打完电话回来,就看见沙发边上的长毛地毯上一人一猫睡成一团。午后的阳光落在他们身上,拖出一小片温暖柔和的阳光,极安稳又极静好。叶修看着一人一猫的样子,轻手轻脚地关上游戏机,然后扯了一边的毯子盖上他们。

偏偏最后喻文州还是因为这个盖毯子的动作醒过来,睡眼惺忪地将叶修拉了过来:“……一起?”

“哪有那么困?”叶修说着,低下头亲了喻文州一下,倒也从善如流躺在恋人身边。喻文州伸手环住他,头也靠在叶修肩膀上,很快便又睡着了。午后的太阳暖洋洋地似乎也将睡意传染过来,叶修打了个哈欠,也就这么睡过去。


5.


后来小猫长大到了能够一窜窜上家里大部分家具的地步。清晨的时候小猫则会钻进卧室,一跃跃上大床,或者去扑两人的脚,或者钻进两人之间的空隙睡个回笼觉。喻文州和叶修都头疼地发现它对鼠标有一种执着的热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字里含个鼠字。

“还是因为咱俩的工作都离不开电脑,所以它也特喜欢电脑啊?”叶修握着小猫的两只前爪研究来研究去,“——怎么,你也想打荣耀?”

“也可能只是想找人陪它玩吧。”喻文州苦笑——自从养了猫之后,人就会情不自禁地朝向猫奴的方向演变。


俩人都没想到自家小猫还能真搞出点岔子来。第二天,万年不更新的叶修的微博出现了一条神秘微博:“s7gwgstwvdccvbhjk,,.oo99”

万年蹲守大神微博等不到更新的诸多粉丝纷纷表示……大神您玩我们呢?这条微博被搬到〇扑论坛上之后众多闲得无聊的八卦党归纳出了几种可能:A)大神被盗号了——为啥有盗号的这么无聊要发乱码出来?B)大神的电脑中了病毒——这病毒可够神的;C)大神手滑——问题是怎么手滑能手滑出这么一串儿啊?

最后还是黄少天一条转发道明真相:

叶修,你家的猫都会发微博了你赶紧跟它学习学习,你这勤奋程度还不如你家的猫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一众粉丝开始了喵星语的破译,翻译成果千奇百怪,还有人在转发里大卖安利——某个据说能翻译喵星语的app。喻文州上班之余刷微博看到一条喵星语引发的讨论,感到好笑之余倒也动动鼠标,下载了那个喵星语的app。

叶修当晚回来就看见喻文州正拿着手机逗弄自家的猫。他探头看了看,发现正是“喵星语”的界面,便问:“有用吗?”

“不知道。”喻文州气定神闲按下“吃饭”的图标,事先录好的几声喵叫播放出来,小猫眨眨眼睛,倒也知道跑去吃食。叶修有些惊讶:“哎,好像还真有点意思?”

“据说还可以翻译呢。”喻文州笑了笑,对着手机一本正经地说,“我爱你。”然后将手机转向叶修——当然传出来的只是几声猫叫,“你觉得怎么样?”

“相当狡猾。”叶修一脸“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惜也瞒不过善于洞察心事的恋人。喻文州放下手机,试着学了几声猫叫,又问:“学得像吗?”

——那几声叫声,正是app对“我爱你”的翻译。

“嗯,能听懂。”叶修点点头,“——我爱你。”

喻文州脸上笑容加深,正准备给恋人一个吻,忽然小猫无声无息地跑回来蹭地一下跳上沙发,一脸求抚摸求撒娇的模样。喻文州心中权衡一下,最终一把拉了叶修走进卧室——不忘将门紧紧关上。

完全被老夫老夫忽视了的小猫无趣地看着合上的大门,喵喵叫了两声,最终跳下沙发跑回自己食盆边上去了。


哼,明明说来玩耍什么的,人类最讨厌了!


End.


评论 ( 9 )
热度 ( 302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