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Wonderland

《无声戏》的特典小甜饼


1.


本来,这应该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早晨。

和恋人度过了一个甜蜜的夜晚之后,相拥着在晨曦中醒来,然后再分享一个甜蜜的吻——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发展才对。

但是……目前这个状况,一定肯定以及确定是不对劲的。

周泽楷怔怔地坐起来,看着身侧睡得四仰八叉的、有点肥嘟嘟的垂耳兔。


——为什么会有一个诅咒的目的,是将人变成兔子?


2.


故事必须从前一天说起。

精灵箭手和人类剑士的二人小队接下了探索废墟的任务。这本来属于那种评级为一星、新手也能接下的轻松愉快的小任务。如果不是四处游荡的两人实在闲得无聊,决定“稍微去转转看也不错”,大概根本就会对这种任务视而不见。

事实上整个探索也平平无奇。按照任务发布者的要求拓印了废墟深处墙上的文字之后——据说这里是某个无名神殿的遗迹,周泽楷小心地卷起了纸卷,而叶修正叼着细长的烟斗无聊地看来看去——自然,以他一贯的操行,这个顶着“斗神”名号的家伙是万年不乐意干活的型。

忽然他眨了眨眼,说:“小周,那边是不是有个暗门?”

周泽楷刚将拓本放在特制的纸筒里塞回次元袋,听叶修这么说也直起身子来往祭坛边上看过去。果然,有一块墙壁的颜色明显看起来不太一样,甚至连那一部分的石块大小,也明显和边上的墙壁有所差别。

两人于是都凑近去研究。不过无论是谁设置了这么一个机关——它的目的一定不是把人难倒。稍微在神殿大厅里转悠转悠,这边上的雕花砖按按那边上的烛台拧拧,那扇暗门就“轧轧”地打开了。

周泽楷和叶修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暗室里面小得可怜。唯一的东西也不过是一口看上去就……有些异样的箱子。

之所以这样形容,是因为箱子的颜色……是一种,仿佛没调好色一样的、明度过高的玫瑰红。

叶修“啧”了一声,说:“我还以为除了那些贩售爱情魔药的女巫之外,没人会用这种颜色的东西来当招牌呢。”

周泽楷眨眨眼:“……前辈,买过?”

“小周觉得我需要光顾那种生意?”

“不。”

周泽楷用力摇头。连精灵的心都能捕获(这可是相当困难的事情)的叶修还需要爱情魔药?这件事情听起来就像是个笑话。

两个人又围着箱子鉴定了半天,从侦测邪恶的法术到周泽楷所掌握的纹章学知识都不能对这个箱子的来历做出什么非常有效的推论。 周泽楷无声地看着叶修,意思是“到底要不要打开箱子”。

叶修说 :“都到这儿了 ,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他说着拔出了背后的长剑,对着箱子上那柄看着就不怎么结实的锁砍了下去。

事实上是,除了冒起一阵稍微有那么点诡异的烟雾之外,两人所防备的任何异常状况都没有发生。叶修推开箱子盖往里看去,却失望地发现里面只散落着一些腐朽得看不出来原本是什么东西的碎片。

周泽楷也探过头去,用手指小心翼翼地翻动着里面的残骸,最终下了结论:“魔法书。”

“这保存措施可太差劲了。”叶修叹口气。

不过真正强力的魔法物品,是不可能经过时间就腐朽成这个样子的。如果烂成这种德性,也就说明里面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废墟探险倒是本来如此——遇见真正好东西的比例低而又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些不值一文的废铜烂铁,其几率和钓鱼的时候钓起奇怪的瓶瓶罐罐几率大致相当。两人自然不会保持多么高的期待,因此看见破破烂烂的魔法书也一点都不会失望,稍微休息了一下便动身返回小镇,将带回来的拓本交付到冒险者协会而完成了任务。


——按理说这件事情就应该到此为止了。


所以,谁来告诉他……眼下的状况又是怎么回事?


3.


周泽楷有点儿手足无措地看着以一种兔子绝对不会自然采取的姿势熟睡着的那只兔子。似乎感觉到了恋人的注视一样,那只兔子打了个滚儿之后睁开了眼睛。

“……小周你好像变大了?”

声音确实还是叶修的没错。不过很快,身经百战的冒险者也发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他抖了抖过长的耳朵,又动了动毛茸茸的爪子,还禁不住扭过头去看了看自己的整体状况。

“前辈……”

周泽楷着急地叫。精灵弓箭手虽然拥有附了魔力的箭枝,也能熟练地使用元素魔法,但是对于诅咒系魔法的掌握却并不如熟知各种武技和魔法的叶修,因此面对眼下的状况几近一筹莫展。反倒是叶修在床上转了两个圈,道:“虽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好像却没有什么异常呢……小周让开一点。”

说着,叶修挥起毛茸茸的爪子,念了个照明术的咒语——可惜,升起来的只有一点点的小光球。

“……看来体型变小了之后魔力也跟着缩水啊……”

叶修的口气虽然毫无变化,但长长的耳朵却好像(在周泽楷看来)有点儿往下耷拉。精灵箭手顿时充满了豪气冲云的责任感:

“前辈,我一定帮你恢复!”

叶修兔子眨了眨眼睛,没太弄明白周泽楷的点,已经被对方轻手轻脚地抱了起来。要说精灵不愧是动物之友,周泽楷抱着叶修兔子的动作完全没让叶修感觉到一点不适,恋人修长的手指抚过后背的毛皮的动作更是叫他昏昏欲睡。

反正现在也是兔子,被抱着走也不会有什么关系。

叶修这样想着、乐得偷懒地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不过如果他要是知道周泽楷带他去哪儿的话,估计就不会这样做了。


4.


巫妖王杰希披着标配的黑漆漆长袍,和精灵箭手以及一只……白乎乎、胖嘟嘟的兔子,如字面意义一般地大眼瞪小眼中。

“周泽楷,”最终巫妖有些挫败地开口,“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对立阵营?”

“哦,好像王大眼你真的在意过阵营问题似的。”叶修的后脚习惯性地拍了拍桌子——对于一只兔子来说这种动作好像没法受到剑士灵魂的规制,“你心爱的小徒弟可是一只白袍,他可是连心都跟袍子一个颜色;还有教廷的神圣骑士当年也是和你一同并肩作战的人物——嘿,大眼,你不觉得这句话说得有点不合时宜吗。”

王杰希瞥他一眼,高贵冷艳地说:

“我不和一只兔子讨论问题。”

叶修兔子哒哒哒地用后腿敲着桌子——用这种姿态出现在老对手面前确实有点让他不爽。周泽楷倒是非常懂行地从钱袋里摸出一枚分量十足的金币递了过去。

巫妖收金币的速度大概就和吸收黑暗物质差不多。

“如果这件事是因为遗迹里的那个箱子而发生的,就一定和你们探索的那座废墟本身有些关系。向你们购买拓片的那个人大概能给你们一些信息,之后再来找我吧。”


5.


事实上收购那幅拓片的人就在镇上。他的名字叫做罗辑,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学者。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我读过不少关于诅咒的书籍——你知道,在学城之中什么都有,”罗辑扶了扶水晶磨成的眼镜,绕着叶修兔子转了好几圈,“但是诅咒一般而言总是危险和黑暗的,伴随着恐怖的效果,而这么可爱的成果真是很少看到……”说着,罗辑怀着一种探究的心情伸手摸了摸叶修兔子的长耳朵——结果被兔子“啪”地一下踢开了。

“……看来敏捷度并没有受到影响。”

罗辑喃喃道。

“小兄弟,我不是来给你研究的,而且你说的这些也不全对。”叶修摇着长长的耳朵,“你说的那些主要都是黑暗系的诅咒,但还有一种并不常被人们提起的诅咒,是爱情系的。这种诅咒的效果相对温和许多——但是往往成效也并不显著,所以在演变之下就渐渐失传了……等等,小周你好像眼神有点怪。”

“前辈,好像对这方面,懂得很多。”周泽楷微微皱起眉头,“——上次也是。”

“……回去之后再和你说。”叶修似乎想揉揉鼻子,不过这个动作反馈到他现在的身体上,就是小兔子低下头在短短的前肢上蹭了蹭。

……前辈现在可爱得有点犯规。

受到了“喜欢的人”和“喜欢的动物”的双重攻击,精灵箭手暗暗在斗篷下捂住心口想着。

不过此时罗辑已经负责任地拿出了昨天的拓片开始认真讲解了。

“拓片上的文字大概要推到五百年至七百年之前,那时候还在诸神陨落之前,会存在各种各样的神明信仰;而这一座古代神殿的遗迹,根据我现在的解读……嗯,很可能属于一位主管爱情的神祇。”

“……还有这种神吗?”

“有的有的,”罗辑神情无比认真地报出了一长串令人听着就头晕的书名,然后总结道,“总而言之,对于爱情之神的崇拜活动从冰霜森林的南缘至埋骨之地为止均有记载,此处的遗迹也正位于这一范围之中——你们看,这种可能性还是挺高的不是吗?”

周泽楷敏锐地从这一长串废话之中抓住应有的结论:“你认为,这个诅咒……是爱情诅咒?”

“很有可能。”

叶修发出了长长一声叹息。

“看来我们不用回大眼那儿了。”


6.


——即使对于精灵而言,百花谷的花也太多了。密密麻麻盛开的花朵很容易引起一种很久以后在人群中异常流行的、名为“密集恐惧”的心理疾病,不过这种病症在叶修和周泽楷的时代还没有被定名。周泽楷抱着叶修兔子一路走进去,不免有些好奇到底什么人会住在这种地方。

“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他的老师以爱情魔法为毕生研究课题,”叶修说明道,“很可惜我这个朋友从来没想过往这方面发展。不过他师父的一大乐趣就是出各种难题来延长徒弟的毕业时间。”

……这都是什么事啊。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吐槽。

往里走了一些之后花朵总算开得不那么密集了。一个看起来还挺精神的青年正坐在凉亭里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厚重的图鉴,远远看见周泽楷进来就变了脸色,手腕一翻亮出连发短弩:“什么人?你是怎么进来的!”

周泽楷二话不说,一手放下叶修的同时另一手已经从背后抽出长弓——精灵的敏捷人所共知。可惜这种紧张气氛瞬间就消弭了:地上的叶修兔子努力地蹦起来让两人看见他:

“别打!是我!”


当张佳乐明白这只白乎乎的兔子就是中了诅咒的叶修之后笑了足有一刻钟。叶修头上的乌云几近肉眼可见,最后毫不留情纵身跃起一腿踹上张佳乐额头:“我是来找你师父不是听你哈哈哈的,他人呢?”

“——真可惜,”张佳乐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他给我留完功课就出去逮我师兄了。老叶你这个样子可真是……哈哈,如果我会留影魔法一定要好好把你现在的样子留下来——”

叶修还没来得及反唇相讥,已经突兀地被抱了起来。周泽楷微微一笑,将心爱的恋人掩在了自己叶绿色的斗篷下面:“抱歉,不可以。”

“……闪瞎狗眼。”

张佳乐小声吐槽了句。


7.


最终两人——或者一人一兔——还是决定在百花谷稍微等待一下爱情魔法的专家。张佳乐帮他们收拾了客房,然后说:“爱情诅咒嘛,总和爱情这种东西分不开。你们或许也可以试试?”

“?”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一副不解的样子。

“咳咳,就是你们这种情侣平常做的事情啦……”张佳乐说着说着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被叶修直接鄙视了:“你这样真能接你师父的衣钵吗?”

“谁要去研究爱情魔法啦!”

张佳乐甩门走了。

不过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周泽楷。他将叶修轻轻举起来放在自己腿上,若有所思地用手抚过兔子后背上温暖又滑顺的皮毛。叶修觉得又暖和又舒心,再次感叹了一下精灵果然在对待动物方面有着天生的种族优势——在眼皮彻底耷拉下来之前他连忙扑棱扑棱脑袋,两只长耳朵也跟着抖啊抖啊。

……哥这样英明神武的斗神,为什么会变成如此软白甜的物种?

思索了一下自己现在所呈现的外表,叶修大大感到了久违的心塞。

下一刻他再度被恋人抱了起来。周泽楷微笑着看着他,然后轻轻地在兔子的三瓣嘴上啄了一下。

“会不会、变回来?”

周泽楷极认真地道。

“……还是不要信张佳乐那个二把刀,虽然他短弩用得好,可惜连一百零一种花的名字都背不出来。”

事实上等了片刻叶修的情形也没有任何变化。周泽楷稍稍有些沮丧,心想果然不行啊。

叶修察觉到恋人的心情,用长长的耳朵拍了拍对方的手臂:“别担心。虽然现在是这个样子,早晚一定会解决的。”

“嗯。”周泽楷低头又亲了一下怀中白白软软的兔子。


8.


第二天早晨叶修醒来的时候觉得世界又恢复了正常的大小。他长呼一口气伸出了恢复如常的手,心满意足地道:“看来那个诅咒的效力也不怎么样嘛,小周——”

下一刻他的声音生生截断在半空。身边的被子里怎么看也不像是躺进了一个成年精灵。叶修心头刚刚掠过“不会吧”的预感,就看见一只兔子从被子堆里滚了出来,两只竖起来的耳朵动啊动的。

“……前辈。”

叶修无声地叹了口气,却又笑了起来,伸手抱起自己的恋人:“看来我们的麻烦现在也还没结束呀。——再亲一下会变回来吗?”

周泽楷脸红红地——幸好现下这样子看不出来——在前辈的怀里蹭了蹭。这怀抱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暖又令人安心。


——虽然有点麻烦,但只要两人在一起,也并不是那么坏的事情啊。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想着。


毕竟,前辈/小周这个样子……简直是太可爱了,不是吗?


Ende.


评论 ( 20 )
热度 ( 294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