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本Lofter内文字,多谢^_^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狭路(中)

11.

 

那年是韩文清在Q市买房的一年。韩家父母坚持认为韩大队长既然年届三十自然应当遵照圣人古训成家立业,也就张罗着帮他买了房又弄了装修——知道自家儿子一心扑在战队上,绝没闲工夫管这些的。于是赛季结束之后,韩文清也就乔迁新居,霸图一众队员都跑去祝贺,很是热闹了一回——虽然这一次霸图依然未能登上顶峰,但是没有一个霸图人会后退半步。

 

明年再来。

 

不过这毕竟是假期。所有人都各自回家休息、调整状态,做所有一切和荣耀无关的事情。韩文清坐在新居沙发上补了几场球赛,又出门跟以前发小吃了几顿饭,无所事事地过了一个星期觉得脑子都钝了。最后他打开电脑,准备上荣耀逛逛,QQ却先自动登录,职业选手群刷刷刷地出了一大堆消息。他刚想关上,一眼瞅见一叶之秋正在说:

我去G市干嘛,本来天热就够烦的,我还听你唠叨,黄少天你这是无形消灭下赛季嘉世战力的阴谋对吧?

瞬间这就引来了夜雨声烦的大量刷屏,主题思想就是叶秋不识好人心明明好意请你来玩你居然还嫌我烦,我大吃省的美食你是享受不到了哈哈哈哈。韩文清直接略过大幅刷屏往上翻了几页,才发现原来是嘉世宿舍装修,万年住户叶秋这下子没地方去了,正四处求寄住。可惜大部分职业选手因为不知道之后会在那里定居,基本都没动置业的念头,此时夏休大部分回了家和父母呆在一起,也不好意思做主招待。他重新拉下来,没理会正在吵嘴仗的叶秋和黄少天,直接打字:

我这边你可以随时来住。

这几个字打出去群里突然一阵安静。然后一叶之秋才慢吞吞冒出来几个字:

真没问题?那我可订票了。

韩文清想这能有什么问题?

——嗯。

 

结果差点儿出了问题。

历来不带手机、拔腿就走的叶秋好歹在出俱乐部门口的那一刻想起了他还不知道韩文清新家在哪儿,最终返身回来上了QQ敲他要地址。韩文清想了一想某位连别人手机号都不知道、又没有任何随身的通讯工具的大神孑然一身地戳在Q市火车站广场上,忽然感到了久违的心累:

“你要是没想起来问地址,准备到了Q市后怎么办?”

叶秋当即道:“那就去霸图俱乐部,总之死不了。”

韩文清盯着对话框半晌,最后说:你下了火车就在火车站待着别动。

——最后他们会面意外地顺利。确切地说,这全托赖韩文清自带气场,尽管他已经戴了墨镜,但来往人员还是下意识地采取了绕着走的架势,愣是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广场上隔出了一块儿AT力场来。叶秋刚出了站台就远远看见双手抱胸站在那边的韩文清,一边笑一边走过来:“知道的以为你是来接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来要债。”

这种程度的垃圾话韩文清自然早已免疫,他看了看叶修肩上一个基本也就塞得下鼠标键盘的包:“你行李呢?”

“都打包了懒得拆,准备去超市扫点货。”

韩文清心想这是真轻省,说:“那走吧。”于是带叶秋去停车场。叶秋对着他的SUV吹了声口哨:“不错呀,什么时候买的?”

“……早就买了。”

“没想到你还有空学车?”

“刚过十八岁暑假就学了。”

叶秋眼睛转了转,忽然喷笑:“不会是因为打车的时候没人敢停吧哈哈哈。”

韩文清推开墨镜瞪他瞪到对面男人勉强敛了笑容举起双手作“我很正经”态才开了门上了车,直接拉人去附近最大的购物中心——两个男生买东西本来快,叶秋瞅了一眼商场地图直接进了一楼专卖店,逮着T恤架子往下拽了好几件,速度让韩文清都有点眼晕,也不知道应该说叶秋太大手大脚还是过于偷懒。

但毕竟夏休还长,时间还多。

“这家我之前就来买,号合适。”叶秋呵呵两声直接就去结账了,速度堪比一叶之秋手中却邪,三下五除二回来之后说,“老韩今天晚上吃什么,要不要我给你露一手?”

韩文清淡定地瞥了一眼叶秋:“你不会把我家厨房给点了吧。”

“哪能呢,咱也是从十五岁开始过独立生活的人好嘛,很有职业修养的!”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问一下,你准备做什么?”

“叶氏秘传超豪华方便面。”

“……”说到底还不是方便面。

“别那么瞪人,搁会儿警察来了。我能拿这事儿跟你吹牛吗?再者说,咱们俩这么熟了,你还不信我吗?”

韩文清想你在游戏里玩人的时候还少吗?但最后他仍是说:“随你。”

 

12.

 

叶氏秘传超豪华方便面在某种意义上还真是超豪华:高汤罐头加上干贝丁细鸡丝烫青菜和卧进去的两只嫩嫩的荷包蛋……总之叶秋折腾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都要让人扶额感叹为什么最后放进去的仍然还是方便面了。

韩文清吃了一口,给出反馈:

“好吃。”

“那是,我做得最好的一道菜,怎么也不能差了。”

“你还会做什么?”

“西红柿炒鸡蛋。”

“……明天起还是我管饭吧。”韩文清最后一锤定音。

两人坐在开放式厨房边上搭出来的那段半人高的隔断边上捧着面吃。设计者好像想要将这里作为小吧台似的,墙上打了百宝格(虽然空着),一侧还很有设计感地放了两把高脚吧台椅。也许韩家父母选定这个设计的时候是指望儿子带女朋友回来很有情调地小酌一杯,没想到会变成两个大小伙子排排坐吃方便面……人生啊。

吃完饭叶秋跟韩文清新家里转悠,处处礼貌称赞一番——虽然大多不在点儿上。最后韩文清看不过他那绞尽脑汁的样儿,直接给拎到客房,指给他看电脑和读卡器:

“喏,宽带连着,网速不错,随时可以打荣耀。”

他等着下一刻对方就像往常那样说——那先PK个三局吧。却没想到叶秋回过来一张过分灿烂的笑脸:

“老韩你不够意思啊,我这大老远跑来Q市你也不带着我四处转转,这地主怎么当的?”

韩文清又看着叶秋。这突然而来的沉默显得如此漫长,以至于那点过分灿烂的笑容都有点要挂不住了似的。

最后韩文清才说——一贯言简意赅:

“好。”

 

13.

 

于是两人去了海边。

韩文清家算是海景房,离海边步行可达。两人沿着海边一路走,Q市夏天远比H市舒服,海风带走了过分的闷热,此时太阳又渐渐下去了,很是凉爽宜人。

当然,这边也逃不开旅游城市的宿命——哪儿都是人。

两人经过一段儿可以下去的沙滩,就也走下去。来海里游泳的技术不一,有什么也不带就能游的,有抱着黑色大轮胎游泳圈的,也有就抱了一个足球在那儿扑浪头的。叶秋看了一会儿问:“老韩你很会游泳吧?”

韩文清点了点头。

“厉害啊。”叶秋感叹着。正好这时候招揽生意的过来了:“租不租毛巾遮阳伞游泳圈……”

“要游吗?”韩文清问。

“不不不,在游泳池里扑腾还成,在这种地方就算了吧。”叶秋连忙说。

于是两人又在沙滩上走了一会儿就上去了。韩文清看了看点,说带他去吃一家不错的海鲜饺子,问他坐车过去还是走过去。

“远吗?”

“不远。”韩文清想了想他们有时都直接从霸图俱乐部走过来,就说。

 

当然最后韩文清发现叶大队长的体力完全在基准线以下,虽然不能说战斗力不到0.5鹅但基本也就是1鹅封顶不能再多了,最后好容易走到那家馆子,叶秋瞅见空位就坐上去瘫在那儿了。这家饭店算是霸图日常聚会窝点,老板也是霸图粉,看见韩文清就自然过来招呼:“韩队过来啦?……哎,这位之前没见过啊。新人?”

空调之下叶秋血蓝缓慢回复中,听到这两个字也重新坐直了:“哎哟,看着像吗?”

老板仔细打量一下,说:“……不像,你这年纪太大。”

韩文清咳嗽一声,说:“他是嘉世的。”

老板哈哈哈一掌拍在韩文清肩上:“韩队您都会讲冷笑话了!”

叶秋无语吐槽,最后说:“我是他老朋友,第一区的。”

“哎哟!”老板眼睛腾的就亮了,“你也是老霸图的?”这下子话匣子可打开了,当年种种旧事都说了出来——其中不乏对“那个诡计多端非常没下限的一叶之秋”的吐槽,简直一部迫害与反迫害、压迫与反压迫的血泪史。韩文清有点怕叶秋露馅,但没想到这非常没下限的家伙竟然还兴高采烈地一起吐槽起来了。最后要不是服务员上菜恐怕老板都得感动得跟当年的老战友拜个把子——幸好饺子上来了之后他才想起来还有一屋子客人要招待呢,只好依依惜别,恋恋不舍地说兄弟你再来啊,报第一区的名号,给你打折!

最后又剩下了他们两人的时候韩文清终于说:“你就不怕报账号露馅?”

“我有卧底在霸气雄图的小号啊。”叶秋夹了个海鲜饺子,咬一口又被烫了,直吸溜气,“——你没有?”

“没有。”

“老韩你心真干净。”叶秋感叹。

韩文清夹了饺子,极平淡又极有力道地说:“你要是漏了馅恐怕走不出这家饺子馆。”

“……不能吧。”

“嗯。”

叶秋知道嘉世乃至一叶之秋的声望在Q市绝对是仇恨往上,难得埋头下去老老实实吃饺子。这饺子确实名不虚传,又大又香,去前台结账的时候叶秋连着恭维老板,弄得老板笑得跟朵花儿似的,说兄弟下次再来,再来;又说咱老一区人那也是不灭的荣耀,你看现在联盟里最牛逼哄哄的大神,那也都比不上咱们韩队和那个叶秋。

叶秋眨了眨眼睛,很有点意外的样子。

“那个叶秋……?”

老板忙比个小声手势:“咱老一区的兄弟偷偷说啊。当然作为霸图粉丝那自然不能服他,一定得干死,那没二话。但是咱这老荣耀迷,一路从当年看起来,还不知道谁强谁弱吗?要我说,那后来的那些个,都比不上叶秋,更比不上我们韩队。”

叶秋没说话,回头去看韩文清。韩文清正站在入口玄关处那一缸金鱼边上,鱼缸里的背光弄得他看不清韩文清的表情。最后他伸出了手来:“——多谢你。”

老板也没太明白,就伸出手去和他握了一下:“兄弟下次再来啊。”

叶秋笑了笑:“一定。”

 

14.

 

最后两人在夜色里慢慢沿着来路往回走——饺子吃多了,总得消消食。海边这时候仍是热闹,烧烤的摊子将香气混进海风的咸涩里,买贝壳工艺品的小摊子摆得琳琅满目,又有人拎着以塑料袋装的啤酒往家里走。叶秋开始还兴致挺好,说你们这儿真热闹啊,后来就苦了脸——晚上蚊子出动,就这么一会儿他胳臂上被叮了三个大包。

“你们这儿蚊子也欺生啊?”

韩文清说:“别挠,到家有风油精。”

叶秋叹口气:“在H市蚊子都不咬我的……哎哎哎橘生淮南则为橘……”也不知道嘀咕什么,手忍不住在蚊子包边上拍来拍去。韩文清看不过眼直接伸手抓住他另只手:“这蚊子有毒,挠了肿得更大。你要实在忍不过去,口水能暂时止痒。”

——后来他特别后悔自己不过脑子就说了这句话。

因为叶秋真的去舔了舔,还抖抖手:“好像是有点用。”

韩文清深呼吸三次,放手,去拦出租。

 

当然,最后还是叶秋出马才拦到出租。韩文清脸一直黑到他们进了门换了拖鞋顺便从某个抽屉的犄角旮旯翻出一瓶风油精为止。叶秋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都没继续嘲笑韩文清的黑脸;韩文清将风油精给他的时候,顿了一下才说:“……洗个澡早点睡吧。”

叶秋接过风油精,抹上之后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手中的绿色小玻璃瓶,忽然说:“我可能早晚得回家。”

韩文清从来没听叶秋说过这方面的事,顿了一下才问:“你之前说自己十五岁就独立生活……?”

“嗯。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来着。”

韩文清又沉默了一会儿。这行为要放在霸图训练营的小孩子身上估计已经被他直接劝退了,可偏偏对着叶秋,韩文清却没法简单地评判什么。

“这么多年都没回去?”

“回去过一次。”叶秋说,眼神有点远,片刻后又重复着,“我可能,早晚得回家。”

城市的喧嚣悄然和着远处的海鸣潜了进来。城市里夜晚的寂静总是这般斑驳混杂,和着百家千户的灯火,无数人的故事和梦想,都在这一片钢筋水泥的森林里慢慢发芽成长——不是每一颗种子都开得出花,也不是每一朵花都结得出果实。

可是他们总还努力地将根须扎进土壤。

韩文清坐在那里,似乎是在对对面的那个人说——又或许不是对任何人说:

“这么多年,来的走的我们都见多了,最后打到现在的剩下我们两个。走很正常,我早晚有一天也得走,只能希望走的时候别留遗憾。”

叶秋抬眼看着他,忽然无比笃定地说:“你不再拿一冠是不肯退役的。”

韩文清放在沙发背上的手握成了拳头。

“你不是吗?”

联盟的斗神笑了一声,眼睛很亮。

“当然。冠军永远不嫌少。”

 

第二天早晨韩文清起来之后,客厅和厨房里都没人。他洗漱的时候还在想估计那家伙还在睡,收拾利落出来的时候才看见客房的门开着。

他走过去,看见叶秋正坐在电脑桌前面的转椅上,鼠标和键盘已经换成他自己的了,头上照例扣着那个大耳机。韩文清没有出声——他想那人知道他过来了。

最后电脑屏幕上跳出大大的荣耀二字。叶秋推开耳机,笑嘻嘻回过头来:

“老韩,来刷个竞技场?”

他的回答,几乎从他们第一次在网游中遇见开始就没有变过。

“当然。”

 

15.

 

那年冬天,第八赛季冬休之前,嘉世队长叶秋,宣告退役。

 

而霸图队长韩文清在看到那条新闻的时候,只说了三个字。

“没出息。”*

说完之后,他无视其他聚拢在电视前的霸图队员,几步走了出去。

滚蛋的人就滚蛋吧。韩文清想,刻意忽略那一瞬间在心底涌起的复杂情绪。

 

16.

 

韩文清后来想他本来不应该被叶秋那种姿态所骗到的。如果联盟里还有谁比韩文清更固执、更不肯放弃,那肯定就是叶秋了——虽然韩文清更让人一目了然,而叶秋的固执更多地被他的狡猾和没下限掩盖了。

但是在遇到君莫笑之前,他一度真的相信那个说着“不再拿一冠不肯退役的”家伙是走了。这或许是因为那一赛季嘉世惨不忍睹的战绩,或许是因为联盟那关于退役选手一年不得复出的规定,或许是因为他们实际的年龄——

又或许是因为那年夏休的最后。

 

那年Q市天气一直不是很热。毕竟是夏休,两人也不可能一直打游戏,韩文清更是一直督着叶秋出门活动,包括强拉他去游泳。叶大队长每次都在外面溜达得眼神死了才回来,回来之后就躺客厅沙发上不动了。

“不去洗澡?”韩文清问他。

某人躺尸状一动不动,抻长了声:“韩文清你好狠的心——”

韩文清走过去拍了拍装死的人,难得温柔了一把:“你想我拎你进浴室吗?”

“免了免了,老韩你对我肉体这么感兴趣啊我平时都没看出来……”叶秋一边说一边呲牙咧嘴地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边哼唧着一边去洗澡。

韩文清忽然就觉得脸上发热,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真是因为天太热了。他转身开了两边的窗户,坐在屋子当中的藤椅上,随手抄起一本边上的杂志——但浴室的水声有点响。平时不觉得,但今天这段声音仿佛挤进他耳朵定居下来一样分外响亮。其实两人老朋友这么多年,当年挤过宿舍,有一年全明星还挤在一间大床房,于是这次请人过来住好像也顺理成章的。韩文清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怎么想起刚才在海边看见对方的背:常年不晒太阳憋出来的那种白,——腰很好看。

“我洗完了老韩你去吧。”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韩文清回过头正看见刚才还在眼前晃悠的那片背的主人——这次是正面,叶秋非常大方地在腰间围了条小毛巾就往外面溜达,两条腿很长,白花花近乎耀眼,胸口还残留着刚刚沐浴完留下的一片粉红,“啊,刚才浴巾不是咱们带去游泳了吗,我扔你家洗衣机里了。”

韩文清神色不变地点了点头。

对方吹着口哨进了自己屋,韩文清在藤椅上又坐了五分钟才起身进了浴室,直接开的凉水笼头。

他想起有个成语叫做一语成谶,又想起很久以前,他在叶秋的宿舍里借住,他们在一片黑灯瞎火里撞在一起,那点不绝如缕的烟草味道忽然如斯鲜明地浮上来。他深呼吸了三次,才在冷水之中压下不断上窜的那点邪火。

 

其实韩文清自己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和叶秋是老友、是宿敌、是只要看上一眼就明白对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的对手。这样的存在难以用词句简单概括,但究竟如何竟延伸到肉体的层面——乃至这究竟意味着什么,韩文清倒也并不着急去想。

车到山前必有路,他一向这么过来的。

所以那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两个人并排坐在电视机前看电影的时候,韩文清丝毫没发挥主观能动性。一开始的建议甚至还来自叶秋,他说这天简直太适合看恐怖片了。雨噼里啪啦地砸在窗子上,也不知道是增强了片子里的恐怖感还是减弱了。叶秋还不时点评一下:“你看这僵尸跟埋骨之地里面的有点像啊。”

这太没看恐怖片的气氛了。

韩文清想叶秋在提这个建议之前根本什么都没想,包括他自己从来不看电影这点。剧情远未进展到高潮,韩文清肩头已经多了一份重量——不出意外,某人已经睡着了。

他慢慢转过头去。不断变幻的光暗里男人的脸变得有些陌生,但是韩文清不会认错他,无论在游戏里、在对战的擂台上还是在火车站的茫茫人群中,到哪儿他都不会认错这个人——这种笃定反而让他感到微微心惊,又在另一种层面上让他感到安定。

最后韩文清关了电视,推了一下在他肩头打起小呼噜的某人。叶秋睡得迷迷糊糊,叫了声“老韩”之后居然又继续换了个姿势睡下去。

韩文清最终叹了口气将人在沙发上放平——好在他家沙发够大,又去客房里拿了凉被回来。一时间偌大的屋子里只听得见雨声,就仿佛这世界上只剩下这方寸之地,只有他们两个人。韩文清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又叫了他一声。显然男人已经睡熟。于是他叹一口气,终于放弃似地俯下身,亲了他。

——那确实和三年前的那一次并无二致。

然后他直起身的那一刻,看见了叶秋因为惊讶而睁大的眼睛。

“……老韩?”

 

17.

 

第一眼看到视频中名为君莫笑的散人的时候,韩文清其实直觉想起的是失踪的叶秋。但是他没说出来——即使张新杰脸上已经写着大大的“是叶秋”三个字,反而说起目前的职业选手中大概只有喻文州会做出以散人策应全队的选择。

最后还是张新杰说了:“其实……还有一个人。”*

“你是说叶秋?”*韩文清念出这个名字几乎接近咬牙切齿,甚至难得地冷笑了一下,“他已经滚蛋了。还出现来干什么?”*

张新杰没有继续说下去。韩文清推开那始终纠缠在一起的乱糟糟思绪,继续问着事情的后续处理方式。

 

但张新杰走后,他并没有继续训练,而是少有地去了天台,在身上翻了半天也没找到烟盒和火机才想起来自己这次真的决心要戒烟了。

——他没想到叶秋竟然跑得那么快。

那个下雨的晚上他们并没说什么。在叶秋叫了一声“老韩”之后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就像他们之前所有的问题一样,总无法简单地用言语来归纳或解决。最后他伸手按着对方肩膀,说:“明天我们再说。”

在暗影里他辨不清对方表情,只知道叶秋点了点头。他维持着表面的平静走回自己卧室,倒也辗转了片刻便睡去。

韩文清曾以为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复杂和困难的,直到他第二天早起,发现本来还寄住在这里的家伙连人带行李消失得无影无踪,才忽然意识到他们的关系将会变得难以言喻地复杂和微妙。

但是只要他们还是荣耀里的对手——那么最基础的东西就不会改变。

韩文清相信着这一点,并等待着他们下一次的交手。

 

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等来的只是叶秋退役的消息。

 

18.

 

最后,反而是一次竞技场彻底让韩文清放下心来了。

尽管老对手用了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散人号,但两人不过打了几个回合,韩文清就肯定对面账号后面一定是那个家伙——就连没下限也没有任何变化。

君莫笑很快就认输了,这一场的胜负和赌约似乎完全不被他放在心上;更没有职业选手的那种傲气。到了最后,他反而对韩文清说着:

“当然,我知道你任何时候都喜欢全力以赴。不过,是时候该慢下来了,你自己应该也已经感觉得到。”*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

即使那样回答着,韩文清也知道叶秋这句不客气的批评直指自己手速下降的弊病。若问谁最清楚自己的竞技状态——恐怕第一个是自己,第二个就是叶秋了。

退出不代表认输吗?*将男人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反复了一遍,韩文清推开座椅站了起来。联盟第一的战术大师,这一次竞技场上对于纪录的退让,背后没有后手谁会相信?更何况,那套散人的打法,眼见便是叶秋重返职业赛场的关键,怎么可能一上来就那么直接地摊在他们这些职业选手眼前?

即使叶秋一个字也没有说,韩文清也已经确认了这个男人之后的打算。

“或许再过一年,我们就又会在正式的赛场上见到他了。”*

他说着,又想起那一句关于“慢下来”的劝告,最终是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右拳。

还要一年。

这就是说、如果要和叶秋再一次对垒,至少还要再坚持一年。

 

自从那天以后,莫名聚拢在霸图上空的阴云似乎也被驱散了不少,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韩大队长嘴炮的次数直线下降——当然,霸图最近一路取胜也是重要的原因。眼看着将近年关,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全明星周末。这种活动职业选手们不会多么上心,像韩文清这种老将不过是将它作为消遣;真正紧张的是那些参加了新秀挑战赛的年轻人们,以及希望得到大笔收入的主办商们。韩文清张新杰照例带着一众霸图新人老人坐上去S市飞机,稍微休整一天也就开始了第二日的全明星周末。

不过就算是荣耀四大战术师的张新杰,也没能预料到孙翔竟然会做出在新秀赛里挑战韩文清的举动。韩文清听见台上青年念出那个名字,皱了一下眉,然后便站了起来。

他走向擂台的时候,背脊挺直犹如标枪。即使刚刚王杰希和林敬言作为老将纷纷败给新人,但是韩文清却并没有任何担心或忧虑的情绪。

孙翔并没有考虑到的是,对局叶秋之外的战斗法师,韩文清的胜率几乎是压倒性的。就算这个人用的是一叶之秋,也不会构成什么差别。

“不过如果是叶秋的话,至少那记伏龙翔天绝对不会打空。”*

他留下这句话之后走下赛场,背脊依然挺得很直。他估计这一场大概叶秋不会在看——那家伙向来对商业活动表演赛乃至全明星周末漠不上心,但是就算再重来一遍,他也还会提起男人的名字。

别以为暂时的退役可以逃过太久。他想,慢慢地握紧了手中的账号卡。

 

19.

 

——其结果是,就仿佛要给韩文清的那句评价做一个回应一样,第二天的那个“无名挑战者”在与轮回杜明的对战中,就打出了一记久不现于赛场的龙抬头。

这要比那个人站上赛场、堂堂正正地说“我回来了”,还要更有分量。

 

那天活动结束后自然少不了记者采访的环节,首当其冲的问题便是叶秋——就好像这一天其他的项目都完全没发生过一样。最后镜头转到韩文清这边,他什么也没想,就说:

“我等你回来。”*

这句话,在联盟中只有韩文清能说,也只有韩文清敢说。他对着记者丢下这句话就带着霸图一行回到酒店,路上一句话也没说。

反而是后面刚入队的年轻选手悄声问了张新杰:“那个……肯定是叶神吗?”

“嗯。队长不可能认错。”

“哇……”几个小选手低声感叹了一番。韩文清坐在自己座位上,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直到回了自己屋里,他才给苏沐橙发了条短信:——叶秋住在哪儿?

苏沐橙回复意外很快:韩队找他有事?

韩文清手指在手机键盘上停顿了片刻,终于打下去:找老朋友聊聊。

这次足等了有半个小时,苏沐橙才发过来地址。韩文清扫了一眼——酒店倒也不远,就在隔壁那条街上。他随手套了外套就走出去,就像是心里有团火推着他似的。

虽然,为什么要去找他、找到了他之后要说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经过前台电话确认后,韩文清总算进了电梯。他看着数字一路上跳,出了电梯刚上走廊就看见某人从门里探出身来:“老韩,这儿这儿。”——虽然招呼他,声音却压得很低。

“……怎么回事,搞得跟秘密接头似的?”韩文清进去了之后才问。

“这不是时期紧张吗……而且我跟我老板一块儿来的。”叶秋说着顺手摸起桌上烟盒,“来一根?”

韩文清没客气,接了过来,四周看了看:“……你们员工待遇还挺不错。”

“是啊,跟嘉世来都不一定住这么好屋子,一千五一晚上呢。”

懒得理他咋呼,韩文清一边点烟一边问:“怎么突然来了全明星周末?你不是从来不喜欢这种活动?”

“这不是昨天看你慷慨直言,特地跑过来给你捧场嘛……开玩笑的。”叶秋接过韩文清扔回来的打火机在手里玩着,“员工旅行,恰好来了。”

“那个战斗法师,是在第十区和你一起打副本记录的?”

“好苗子吧。”

韩文清点点头——唐柔的天分毋庸置疑,虽然不能说没有运气成分,毕竟也是从职业选手手中拿下一胜:“你要带着她回联盟?”

“还没确定。”

“我看那姑娘不会轻易放弃。”韩文清说着,貌似不经意地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也没确定。”

韩文清想到对方手上的那个带着银武的散人号,又想了想联盟中现有的战队,沉默片刻才道:“你想自己拉队伍。”

“高兴吧。”叶秋笑得有点贱,“我可是足足给你留了两个冠军的机会呢,老韩。”

能被这样的垃圾话撩动也就不是韩文清了。他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往前迈了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那么我们来说说今年夏天的事吧。”

叶秋少有地僵了一下。但是还没等他措辞,韩文清就接了下去:“我是认真的。你慢慢考虑。”说完,他重新拎起椅背上的衣服,“——那我先走了。”

叶秋足足十秒钟没说话,直到韩文清的手挨到门把上才近于哀叹一般地说:“老韩,你这是犯规。”

“我不逼你。”

韩文清说完,头也不回地开门走了。

 

冬日的S市总挟着一种仿佛能钻入人骨头缝里的湿寒。韩文清一路穿过陌生的道路,路灯在他脚下扯出单薄的影子。

一年半。

也许两年、三年。

他们做对手的时间不可能持续到永远。但是,在荣耀之外还有更长的时间,他们可以用一种与现在截然不同的姿态继续同行。

如果那需要等待——韩文清就会等待下去。


嗯,准备把这篇写完。

评论 ( 20 )
热度 ( 159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