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real City,
Under the brown fog of a winter dawn,
A crowd flowed over London Bridge, so many,
I had not thought death had undone so many.

此处仅有故事而已。

——是的,那时世界尚未祛魅。山野水泽里有宁芙触摸,大海深处有塞壬歌唱,村落城镇有燔祭香烟浮动,天上诸神饮酒作乐、相爱或相仇、争斗又和睦,不比凡人更好也不比凡人更坏。人们知道他们会变换身形来到人间,和凡间女子相通,留下流淌着神明血液的孩子。那时这样的事情有许多,人们相信在神明和人类之间也会存在平等爱情。

那时在黑陲乱石嶙峋、名为冬木岛屿上曾有一位名为艾米亚的英雄。他的生父不为人知,养父从火场之外将他捡到并抚养长大。在少年十六岁的时候,养父在日神神殿善作预言的女祭司处求得神谕,说这少年终有一日将以英雄之名投身于非人之世;但作为代价,他将永无安宁。其养父恐惧这预言,于是不教给艾米亚丝毫自己精湛的技艺,只提供银钱叫他自行谋生。

但天性中的种子早已埋下。艾米亚开始在铁匠做学徒,其奇异技能便日渐展现:他能将铁九折九锻使其具备柔韧而坚硬的特质,他能巧手仿制任何形状物体,任何刀剑只要看一眼即可仿制出来,就算其所有者也难分真伪。唯一缺陷是,一旦离开艾米亚的手,这刀剑就将在七日之内锈蚀殆尽。艾米亚尚不知这正是他技艺所在,因而感到羞愧而放弃锻铁,准备重新寻找生计。

正于此时,北方之国的冬女王在神明之前许下承诺,若有人能将为生命之神祝福过的金杯带到她面前以挽救她小女儿的生命,那么她便将满足这位勇者的任一愿望。艾米亚的养父听闻便要前往,但此时他已年迈而白发苍苍,不适合再作如此长征。于是艾米亚偷去养父盔甲长剑,在夜里摇船离开了乱石嶙峋的冬木岛。

当时有许多英雄豪杰都意图夺取生命金杯。然而这金杯却被白隅首屈一指国王所占有,他为永葆青春而将金杯置于王宫喷泉之内,派三头的地狱犬看守,又在城门上安置恶龙。许多享有盛名的英雄都在失败。然而艾米亚凭借其胆力,巧妙造出金币诱走恶龙,又锻造出久已失却的神剑射杀九头斩断地狱犬头颅,成功将生命金杯带回北方之国。这举动震惊海内,吟游诗人纷纷吟唱少年英雄和女王那著名对话:

银发犹如溪水的女王问道,

那么年轻人,你欲实现何种愿望?

艾米亚毫无犹豫说出深埋心底已久的愿望,

我希望父亲能恢复健康。

然而银发犹如溪水的女王沉默下去,

说不出长了翅膀的话语。

她说年轻人,你的父亲我已深知,

他一度曾得到冬之妖精的保佑,

实现过的愿望不能再实现二次。


艾米亚自然失望万分。冬之女王为补偿自己的诺言,给予了艾米亚能和半神攀比的体魄,并告诉他,他自身就是一柄利剑,所以他能仿效神人所造的所有剑戟。可只要离开他的手指,这仿造之物就会凋零残落。艾米亚将女王忠告谨记在心踏上归程,等他到家之时,他养父已经听闻儿子成为英雄消息,心满意足而在睡梦中过世。此时艾米亚再无留恋之由,他将昔年家园封闭,背起包裹四处巡游。此时海内诸国,多有被其救助者,故事之多无法一一累述,其中最著名者当属艾米亚和海神库丘林的故事。

海神库丘林是北方冰海神祗。和莫测多端的冰海不同,海神库丘林性格开朗好斗。他的海神兄弟往往不愿和其做无益战斗,因而不再上门拜访。库丘林独处无趣,因而时常压抑力量混迹凡人之间,寻技艺高强者相争。一日,他在酒馆中畅饮之时遇到了独游至此的艾米亚。他看出艾米亚身手不凡,且怀有堪比半神的力量,因而借醉强邀对战。两人战斗了一日一夜,艾米亚终于惜败,库丘林亦少见如此对手,于是决定和艾米亚共游四海。两人联手,在四海之内闯下重重功名,然而北方冰海却因为缺少神祗坐镇变得残暴,凶猛海兽常自出没危害人命。艾米亚听闻,决定和库丘林一起前往冰海。此时,库丘林沾染人间过久,已无法再褪去凡人形态。只是他素来旷达,浑不在意此事。两人到了冰海,伐百年紫杉树作筏出海大战海怪。一共有一百头凶猛海怪,库丘林和艾米亚联手作战,除去了其中的九十九头,唯有一头唤作莫瑞甘,是死亡女神派来使者,她因为艾米亚夺取金杯,从她手里挽救了冬之女王幼女生命而记恨在心,决定无论如何要夺取男人姓名。在两位英雄已放松警惕,认为已大获全胜的此时,莫瑞甘化作一条毒蛇悄然攀上船舷,亮出森森毒牙。艾米亚并未察觉,然而库丘林却将他一把推开,伸手拧断了毒蛇颈子——然而此时已经太晚,致命毒液早已流遍英雄全身。望着自己的好友,库丘林告诉他莫要悲伤,因为他只是回到自己应去的地方罢了。


说完,冰海忽然起了怒涛,艾米亚抱紧库丘林尸体避免被洋流卷走,然而人力怎可和自然相抗,他终于失去力量,昏倒在筏中。等他醒来,他已不知何时回到岸边,身边空无一人。他责怪自己让好友受伤丧命,甚至连遗体也不能保全,正要立下誓言此生再不碰刀剑一次,就见海面重新卷起波浪,恢复神祗之身库丘林从中走出,英武更胜之前。此后,无论艾米亚去往何地,每年冬日总会回到冰海与库丘林盘桓比武,他们的友谊日益坚固,无人可诋毁分毫。乃至艾米亚遭遇他那命定的终结之后,也是库丘林再次以人类之身,为好友收敛尸体。当然,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翻出了当年的点文片段伪更除草一下……><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并无实体的城 | Powered by LOFTER